林寒一夜没睡好,他来到张芸峰办公室的时候,离上班时间还早。张芸峰这时已经在办公室里看着文件了。

林寒只是想问一问他,今天下班之后他们是否一起回家。张芸峰告诉林寒,今晚他一定会回家,但是否能够同行,现在不确定,所以就让林寒自己安排时间回去,不用等他。完了,还顺手扔了两条美国香烟给他。

林寒把香烟装在随手的包里,从张芸峰的办公室出来,在走廊里正好碰上了秦玉兰,她说韩科长刚才对她说,如果看到你,就让你去他办公室一下。

林寒笑着给她道了一声谢,然后就向韩鸿飞的办公室走去。

秦玉兰长相普通,由于年纪小,倒也显得有些青春活力,她性情温和,比林寒还早几个月进入军统。她并不是特训班出身,而是在社会上招的内勤人员,所以现在她在科里也主要是做一些杂务。

林寒的性格比较谦虚,有时还有一点腼腆,基本上是见人一个笑,对秦玉兰也很客气,所以他在科里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大家对他的印象都比较好。

◇◇◇

韩鸿飞看到林寒走进办公室,很热情的站起来,还招呼他在旁边的藤沙发椅子上坐。

林寒以为韩鸿飞急着找他,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坐下,而是立正站在韩鸿飞面前说:“科长,请问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韩鸿飞看着林寒认真的样子,笑笑说:“小林啊,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知你这两天工作是否习惯,有什么要求没有?”

林寒连忙感谢的回答道:“谢谢韩科长的关心,一切都挺好的。”

韩鸿飞又说:“刚才我在楼下,碰到行动科的郑科长,他说如果你觉得行动科的人员和你配合不是很上手的话,可以另外换个人。”

大方气质淑女高清唯美写真

林寒一听这话的意思就有些明白了,肯定是于秋枫有了什么想法,不想和他一起出任务。

他立即说道:“科长,我和枫姐配合非常好,枫姐经验丰富,业务能力很强,我想向她多学习,不用换其他的人。”

韩鸿飞看着林寒有些坚定的眼神,笑了笑说:“没关系的,只是很多人认为于秋枫并不是很好打交道,只要你觉得没事儿,就不用换了。”

林寒说:“谢谢韩科长。”说着随手从包里拿出一条美国骆驼牌香烟来,递到韩鸿飞的手里。随口说了一句:“这是张处长刚才给我的,我又不吸烟,就当借花献,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韩鸿飞本想推辞,听说是张处长给的,心中一动,就收了下来,还笑着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收下了。”

◇◇◇

林寒回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来,仔细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在头脑中过了一遍。

听刚才韩鸿飞的意思,枫姐姐不想和自己搭档,这是怎么回事呢?林寒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惹恼她的地方,一时他也想不明白。

昨天警察局的“鬼影计划”专案组人员放出去,应该还没有这么快查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宽仁医院的江医生,林寒总觉得她不是一个普通人。当其实除了觉得她很漂亮之外,他也说不出来她哪里不普通?

这时秦玉兰走进来,对林寒小声的说:“林哥,这里有张帖子,是给你的。”说着就把帖子递给了林寒。他接过来,客气的说了一声谢谢,秦玉兰对他笑了笑,就离开了。

原来这是一张请柬,是胡洪生的凤凰舞厅开业庆典的请帖,邀请林寒和于秋枫到时光临,时间是下周一的正午,地点在打铜街。

林寒看到手中的请柬,灵光闪现,他撇了撇嘴角,笑着站了起来,毫不迟疑的走进了楼下行动科的办公室。

于秋枫正在收拾手袋,看样子是要出门的模样。林寒走近她身边,说:“枫姐姐,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潘仁哲的妻子被车撞了。”

于秋枫听了一愣神,看着他没有说话,意思是真的吗?

林寒连忙点头确认道:“千真万确,因为昨晚是我送她去的医院。”

于秋枫哦了一声说:“知道了,你昨天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说吗?现在说吧!”

林寒看着于秋枫冷冰冰的脸色,也严肃的说:“没有什么大事,胡洪生的歌舞厅开业,邀请我们俩出席庆典仪式,时间是下周一中午。”

于秋枫点了点头,也没有拒绝,这毕竟是工作安排,而且先就答应好的,也不可以失信于人。

林寒看于秋枫没有拒绝,心头一喜,又说:“枫姐姐,你要不要去医院探望一下呢?”

于秋枫迟疑了一下说:“正好现在没有什么事,我一会儿自己去看她吧!”

林寒知道于秋枫是有意想避开自己,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他并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所以也不害怕,就说:“枫姐姐,我陪你一起去吧,我熟悉那里。”

于秋枫故作冷淡的说:“不用了,那地方我比你更熟悉。”

林寒心一横,脾气就上来了,说:“枫姐姐,反正我要和你一起去。”说完,就走到门边去等着。

这时候,刚好到了上班的时间,陆陆续续有同事进来,看到站在门口林寒,都和他打招呼,又看到于秋枫在整理东西,当他们要一起出去办事,也没感觉有什么奇怪。

于秋枫看着林寒一脸的痞样,心里忍不住一笑。心道,你这臭小子,还会耍小脾气了。她也不能够让林寒就在那里干等着,只好收拾好手袋,走了过去对他说:“我们走吧!”

林寒嗯了一声,就跟着于秋枫走出了办公室。

在路上,林寒把昨天晚上的事详细说了一遍。于秋枫没有多说话,只是同情的说了句:“这下老潘日子可不好过了。”

林寒看着于秋枫对他不冷不热的样子,心里有些黯然,也不说话了。

两个人默默走了好长一段路。于秋枫也许觉得这样沉闷着也不好,就对他说:“那个案子,最近有什么新发现吗?”

林寒无精打采的把警察局的安排大致给她说了一下,于秋枫看了他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柔声的说:“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啊?这副疲惫样子。”

林寒看到于秋枫突然变得和颜悦色的脸,笑着说:“我可一夜没睡着。”

于秋枫看着他说:“你怎么搞的,谁惹着你了?”

林寒说:“没有人惹我,是我惹枫姐姐生气了,枫姐姐,我错了。”

于秋枫愣了一下:“你哪里惹我了?”

林寒一本正经的说:“不知道,反正枫姐姐对我突然变得好冷淡,我就想不明白,所以一夜没睡着。”

于秋枫有些哀怨的叹了一口气,说:“小林,别胡思乱想了,你没有惹我不高兴,枫姐会配合你工作的。”

林寒一脸坏笑的看着于秋枫说:“枫姐姐,那我们是和好如初了哟!”

于秋枫看着那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林寒又回来了,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点点头。

于秋枫心里也打定了主意,以后和林寒一起工作,公私分明,不能涉及感情,以免作茧自缚,到头来伤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