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e?

这几个意思?

哥都那么优秀了,你居然还要从良?

还有,前一会,你不是还给我发好人卡的嘛,怎么这会又说自己想好人,不愿意跟我同流合污了?

这一刻,郭启荣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凌乱中,以及对人生的深深思索。

这已经不是人性扭曲、道德沦丧的问题了!

而是丧尽天良的欺骗!

郭启荣铁青着脸,眼睛几乎迸出来,看样子,似乎想将眼前的绝色佳人给生吞活剥了!

半响,他几乎是从紧咬的牙缝中硬生生挤出几个字:“你耍我?”

唐清颖很诚恳很无辜的道:“郭少,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我拿出凭证才肯相信我,现在我拿出来了,你又反悔不要我帮忙,这还不是耍我?!”郭启荣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

“郭少,请你冷静一下。”唐清颖努力保持着镇定,辩解道:“一开始是你说有办法帮我弟弟免了牢狱之灾,但我没想到你是用这种违法手段,我弟弟已经错了,我不能一错再错啊!”

清风如沐清纯美女秋意浓户外写真

“放屁!那你卖身给那个国企老总,让他帮你摆平案子,就不是违法犯罪了!”

“郭少,再请你放尊重点!”唐清颖俏脸含煞的道:“你怎么就知道,人家帮我摆平麻烦,会是违法犯罪呢?”

“……”

这还真把郭启荣问词穷了。

人家是跟华无双一个层面的国企大佬。

人家用权力摆平事情,能叫事吗?

趁着郭启荣无言以对,电梯也抵达了25楼层,唐清颖赶紧要跑出去,道:“我先走了,那个人……还等着我过去商量怎么救我弟弟呢……呀!”

就在她出电梯的那刻,郭启荣忽然抬手拦住了她。

“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有监控的!”

唐清颖吓得一哆嗦,往后退的时候,手里的房卡也不小心掉落。

郭启荣咬牙切齿的看着唐清颖,

这张国色天香的美丽脸蛋,

此刻竟显得那么恶毒无情!

就在唐清颖紧张得心脏蹦蹦直跳,都准备逃出电梯间的时候,郭启荣忽然笑了一下。

但笑容却充满了狰狞阴郁!

接着,郭启荣弯腰捡起房卡,扫了眼房号,递还给了唐清颖。

“!戏子!”

郭启荣骂咧了一声,就自觉的让开了路。

唐清颖赶紧跑了出去,当电梯门合拢的刹那,她下意识的扭过头,悚然看到了电梯里的郭启荣正眼冒森寒的凶光!

唐清颖连忙拔腿往前跑,一直跑到某个房间的前面,慌忙用房卡打开了房间。

她几乎是夺门而入,接着,整个人虚脱般瘫软坐在了电梯里!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后背的礼服面料,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这时候,她只觉得自己是狼口脱险!险象环生!

“我说了,这草包没胆子在这个场合对你动手的。”

耳孔里,传来了宋澈的安慰。

唐清颖埋怨道:“你说得轻松,你是没看见他刚刚的眼神,简直是恨不得立刻把我大卸八块!”

“还有,你为什么不让我用缓兵之计先拖住他,既然已经找到他的罪证了,你们有的是机会抓他啊!”

“缓不得,现在我们凡事都要讲究兵贵神速!”

宋澈试图用缓和的语调平复唐清颖的惶乱心境,道:“让你假装上楼私会大老板,引起他的警觉和着急,也是讲究兵贵神速,因为一旦让这草包回去冷静缓过神来,下一次,就不会再轻易上钩了,得趁着他现在色迷心窍的关头,一鼓作气把他引进圈套里!”

“再有,刚刚让你拒绝激怒他,还是追求兵贵神速,现在的郭启荣,情绪完崩溃失控,做事不计后果,为了报复你,什么都做得出来!而且,你还知道了他这么多罪证秘密,你觉得他今晚就这么放过你么?他要是放过你,回去他爸就不会放过他了!”

这么一解释,唐清颖是明白了,同时也更慌张了。

“那你就赶紧叫警察去把他抓了啊,照你这么说,等会他真会杀了我的!”唐清颖吓得快哭了。

“放心,警察们已经混进去,在各处待命了,我也已经在房间里等你了。”

刚说完,宋澈就从客房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那张泛着清澈笑容的小白脸,唐清颖呆愣了片刻,忽然一下子站起来,冲过去紧紧抱住了宋澈,涩声道:“都怪你!把我拉进这个坑里,如果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赖你!”

感受到怀里瑟瑟发抖的娇躯,宋澈错愕了一下,接着,一只手轻轻拍着唐清颖的背后,安抚道:“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到底,把这些威胁你的坏人,统统都打得哭鼻子。”

……

与此同时,郭启荣坐着电梯直接离开了酒店,上了停在外面的宾利车里。

“朱邪,帮我解决一个人。”

郭启荣径直对着驾驶位上的男子吩咐道。

朱邪通过后视镜看了眼郭启荣,道:“你该知道我的规矩,在国内,我不干违法事。”

“不是杀人,只是帮我出口恶气。”

郭启荣阴测测道:“有个,欺骗了我的感情,正在酒店里面跟别的男人幽会,你帮我拿到他们偷情的把柄。”

闻言,朱邪煞有介事的回头打量着郭启荣,玩味道:“郭少,没开玩笑吧,你居然也会在女人方面栽跟头?”

郭启荣恼怒道:“轮得到你调侃?你只管说帮不帮我办这事吧?”

朱邪眯着眼睛道:“你确定只是想拿到他们滚床单的证据?”

郭启荣冷哼道:“如果我说把他们大卸八块,你肯干?”

朱邪笑道:“我说了,杀人犯法的事,我是不会干的。”

“不过,看到郭少你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加上我平生最痛恨渣女,是该这对狗男女经受更痛苦的报应!”

郭启荣皱眉道:“你有什么想法?”

朱邪没急着回答,而是歪头通过车窗,望着酒店大楼,嘟囔道:“不知道这酒店的消防措施如何?如果真的着火了,呆在高层的人,怕是不好跑出来吧?”

郭启荣的眼神陡然迸发出精芒,兴奋道:“对!逃生肯定很难!”

“不过,这火也不是说招就能着的,诸葛亮草船借箭,还得求东风呢。”朱邪慢悠悠的道。

郭启荣立刻明白了他的潜台词,道:“加钱!五倍!”

“十倍!现在打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