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试探内易天同戒定和尚一番交谈后发觉自己现如今的处境倒不是想象之中那么棘手。至少面对着魔圣暴锊并不需要硬碰硬的去交手,他身上留有慧明大师所留下的暗手,自己所要做的事不过是将其激发出来罢了。

交谈过后戒定和尚则是谢辞了同行的邀请,并表示需要在石塔顶层在此参悟一番。对此易天自然也是不能强人所难了,稍迟缓缓下楼退出了石塔。

而后又取出传讯玉简言明自己已经将那舍利子至于石塔底部之中,写完之后激活了灵符送了出去。

做完这些易天伸手捏了个法诀将身影隐蔽起来后悄悄破开明轮寺的禁制飞了出去。

出了大雪山明轮寺的地界之后易天发现自己眼下事情虽多可都是无从下手。前往魔界的话自己实力未够,而返回灵界也是无用,只是现在修为提升到合体后期暂时还未有找到触碰到瓶颈的感觉。

而其余几界暂时也都无事需要去处理,飞入佛宗腹地后过了数万里方向不知不觉的朝着大雷光禅寺修正而去。

在空中飞了数日后远远遥望可以看到大雷光禅寺已经出现在万里之遥了,易天本想前去看看邑顺。毕竟他可是自己引荐入大雷光禅寺的,不知现如今情况如何了。

正飞着呢忽然有道光晕从远方右侧映入眼帘,眼中紫芒闪过后看穿那光晕之中却是一艘商船的模样。在空中停下稳住了身形易天仔细盯着打量了下后发现竟然是地狱界蛮角族的商队。说起来自己和这蛮角族还是颇有些缘分,当年曾经见到过宛角兰,宛波恶,而后在妖界之中有得引见了宛中流。

大家商议过后却是暗中将幽冥皇朝皇储一事定了下来。易天倒是计上心来自己眼下倒是可以去一次地狱界,哪怕还是进入幽冥界只要小心行事也不会被幽冥大帝狞狂察觉。

而且自己当年可是承了狞瑞霖一个天大的人情,他以残破之躯让自己应承下对付幽冥大帝狞狂,虽然事后想想自己是被他框了,可在那时狞瑞霖舍生取义救了自己和整个灵界的事却是是实实在在的。

想罢周身灵光微微闪过后身影便消失在了空中,十息后那艘疾驰的商船外围防护膜闪烁了下便恢复了正常。

而易天则是悄无声息的落到了运输船上,施展了隐蔽身法后直接展开神念开始探查了起来。这艘船上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化神后期修士,而且也不是自己熟知的宛角兰。

吃早餐的少女生活照

如此易天干脆在运输船内不起眼的一角暂时先行落脚,跟着运输船直接朝着万佛城的方向飞去。

说起来大雷光禅寺宗门万里之外倒是营建有一座佛灵界中最大的修真城池。这里面三教九流的修士都汇聚于此,毕竟佛灵界内通往其余八界的界门都是敞开着的。所以那些异族修士来往都没有收到什么限制。

只是在通往魔界、阴尸界和鬼界的通道另一侧都有那边的修士把守着。他们也不会轻易来犯,毕竟佛宗佛法对于这三界的克制过于明显。但双方都算是比较克制近千年来都没有爆发过什么大型的入侵之战。

难得会有一些化神期以上修士偷渡过来,佛灵界这边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这些散修异族修士在佛灵界中也翻不起大花样,而佛宗分神期以上修士也不会轻易去侵犯这三界。

商船落地之后易天跟着商队的人下了船,很快便来到了万佛城中的交易区。如此也是省的自己一番功夫前来查找,在蛮角族的商会之中神念轻轻延伸进去查探了下发现如今主事之人正是蛮角商会的大小姐宛角兰。

此时的他修为已经到了分身初期,将近千年未见她也是嫁做人妇,现在是一副贵妇人打扮的样子坐镇于商会之中。商会之中那些跟船的人纷纷上前与之一番见礼,随后又做了交接。

易天看了下正准备传音给宛角兰,突然从商会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后有三个化神期蛮角族修士急急忙忙走了进来和宛角兰一番低声细语。十息后只见宛角兰起身同他们一起走了出去。

自己也不愿去多加干涉蛮角族商会的事,只是用神念伸出查探了下发现在商会大门处来了不少修士。其中带头的正是同为地狱界大族黄泉族的修士,他们身上的那些地狱硫磺味道自己老远就能闻到。

而且自己曾经在妖界时和黄泉族的阎邱打过照面,大家本就是在好多事上搞得不开心,现在再次遇见黄泉族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过了半刻后只见宛角兰一脸铁青的带着手下众人从正门走了进来。而外面的那些来寻隙滋事的修士也都纷纷离去了。

待到她坐回原位后正要发作,突然身体微微一怔,面色不变眼中却是露出一丝惊喜之色。随即便转身朝下面吩咐道:“你们都是下去吧,本座需要静一静想想如何处置即将到来的麻烦事。”

这些下面的蛮角族修士自然是不敢有所违抗急急都拱手行礼退了出去。带人走完后宛角兰急忙出手打开了禁制结界,而后站起身来款款一礼道:“还请易前辈现身吧,妾身恭迎前辈大驾。”

“宛掌柜神采奕奕自身修为较千年前也是增长不少啊,”话声刚落在她右首下方第一个空位上现出一道模糊的身影。顷刻间就变得凝实起来正是易天本尊模样。

只见宛角兰急忙走下阶梯到自己面前再次跪下行了叩拜大礼道:“未知是易前辈大驾光临寒舍,角兰能够再次一睹天颜也是三生有幸了。”

“多年不见宛掌柜你这嘴皮子功夫倒是见长了,”易天伸手轻轻一抚将其掺起道:“你一口一个前辈岂不是把我都叫老了。”

“角兰不敢,只是家祖曾经告诫过易前辈乃是灵界高人自然是不可怠慢,”宛角兰急忙回道。

“哦,是宛刚告诉你的吧,他还有说过什么关于我的话,”易天试问道。

“易前辈乃是灵界高人,大乘期以下第一人,家祖也是对你万般佩服,”宛角兰急忙回道:“而且据家主说今后蛮角族的崛起还要多靠易前辈提携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