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温不得不承认,秦昊提出的两个计策确实太妙了,简直直指秦家目前的要害啊,所以不禁更加期待后面的内容。

3,另则根基。

一看到这个标题,秦温的眉头不由紧皱起来,这是要抛弃家业离开咸阳的意思吗?怎么可能!不过当想到秦昊前面的两个计策后,秦温还是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父亲,四百多年来我秦家一直以咸阳为根基,势力从未离开关中,不过关中一直都是汉室控制的重点,从雍州到司隶,从长安到洛阳,汉室从没放松过对关中的掌控,滞留关中我秦家是得不到真正的发展的,不离开咸阳我秦家永无出头之日。

大秦因得关中而兴,大汉同样因得关中而兴,可如今关中已成为封锁我秦家的牢笼,要想复国我秦家就必须走出来,另则一地以为根基重新发展。

看到这时,秦温不禁感到有些头疼,苦恼的挠挠头后,依然还是纠结万分。秦温的智力达到了90,属于高智商人群,秦昊不说秦温其实也清楚,可清楚是一回事,解决又是另一回事。

秦家在咸阳发展了两代六十多年,才有现在偌大的家业,离开咸阳可就意味放弃两代六十多年奋斗的成果,秦温就算再有能力魄力,也会不敢轻易决定,况且离开咸阳又能去哪儿呢?一个家族的壮大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昊儿啊,你真给为父出了一个难题呀,也罢,该来的的总是要来的,为父且看看你后面怎么说!秦温心中想到。

父亲,孩儿所说的另立根基并不是要彻底放弃咸阳,我秦家在关中已经拥有非常良好的根基,且关中富饶,稍加运作就可为我秦家带来大量的利益,彻底放弃实属不智,孩儿所说的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另选一处作为暗中的基地,然后双拳齐出共同发展,岂不两其美。

好!看到此处时秦温忍不住拍腿叫好起来,秦昊简简单单几句,就解决了困扰秦家良久的大麻烦,更是连未来的发展方向都指出,再加上前面后照应环环相扣,简直天衣无缝,秦温很满意。

关于家族的新根据地,孩儿推荐并州,其原因有三。

一,越富裕的州郡世家实力越强,我秦家作为外来户,强行插足难免会和当地豪强产生矛盾,我秦家虽不惧这些家族,但却不可将有限的发展时间耗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争斗上。

向日葵元气少女可爱清纯图片

而并州并没有顶级大家族,兼而本地世家力量弱小,想来也不敢阻碍我秦家入驻。

二,并州再弱也有百万人口,若能据一州可得兵甲十万,夺取天下或许不足,但作为起家之地却是足矣。

并州虽土地贫瘠,地广人稀,但发展潜力巨大,其地势东西环山,南面临水,更兼有险关阻隔,乃易守难攻之地。

经济落后,我们可以鼓励工商业,人口稀少,我们可以招募流民,再不济也可对外掠夺人口,但地势却是如何发展也发展不来的。

三,并州东连冀幽、西接雍凉、南靠司隶、北拥草原,乃北方之交通要道之地,掌控此地,我秦家商队可迅速壮大,如此才有希望达到四大商业世家的程度。

有此三点,望父亲仔细斟酌!

看了秦昊所写三点好处后,秦温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太震惊了,任谁能想到在外人眼中贫弱不堪的并州,在秦昊的眼中却是一块上天赐予秦家的宝地,不过秦昊分析的确实非常有道理,并州确实是最适合秦家现在和将来的选择。

其实秦昊的这一计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有很多因素秦昊并没有考虑到,在这种不知道的情况下,却被他给蒙对了。

秦昊看问题是纯从利益一方面入手,所以选择了能给秦家带来最大利益的并州,但是从秦温的角度来看的话,还要考虑世家地域之间的派系之争,所以除了并州秦家没有选择。

秦家出自关中,在天下世家中属于关西一派,而函谷关以东的关东世家和关西世家自汉室迁都洛阳后,向来水火不容的状态,这种争斗不但表现在朝堂之上,更表现在朝堂之下。

所以关东之地的世家豪强是不可能让出自关西的秦家进入关东发展,秦家一旦进入关东定会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压,而秦家如果真的进入关东也就意味着对关西的背叛,到时候就真是两头不讨好了。

其实秦家除并州外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凉州。凉并二州可谓是难兄难弟,两州同样的民风彪悍,人口都只有百万出头,经济同样都低于大汉十三州的平均线,又都受到外部少数名族的觊觎(并州有匈奴,凉州有羌族),都是令朝廷头疼万分的领地。

可是凉州远离中原,地理位置过于偏西,不利于商贸发展,所以不是秦家最好的选择,就目前而言秦家只能选择并州。

想通其中关键后,秦温叹了口气,心中也已下定决心,要离开关中前往并州发展,家族想要壮大,想要复国,必须离开关中。

4,自贬外放。

自贬?还是外放?看到这秦温就有些搞不懂儿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自古做官皆以做京官为荣,天子脚下的县令都堪比地方郡守,秦温之前官至执京吾,重新出仕就算官职会有所下降,也不会降太多,但离开京师的话,那官职下降的品阶可就多了,相当于从市长降到县长一般,这样的牺牲不可谓不大。

父亲,汉室如今正值用人之际,不会将父亲长时间闲置,不久后父亲定能重新入仕为官,孩儿在此先提前恭喜父亲了。

不过对于我秦家而言,汉室的官职做到再大也没有任何意义,为我秦家大业孩儿恳求父亲莫入京师为官,自贬外放,在地方为官,这样更有利于我秦家暗中积蓄力量,发展壮大!

孩儿劝父亲在外为官的原因有二。

一,父亲军伍出生,在朝内不过一个官大权小的守将,在外能掌握实权镇守一方,如此我秦家便可掌握兵权,有兵才能复国。

二,匈奴乱并州久已,朝廷一直苦无良将稳定边陲,父亲主动请缨朝廷定会应允,而且此乃彰显忠心之举,一可让父亲名扬天下,二可获得汉帝信任,三可借官职便利彻底掌控并州,发展家族势力。

反汉最重要的就是掌兵权,手中无兵,复国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外放与否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父亲必须掌兵权,若父亲有更好的办法也可不用此法。

5,人才储备。

战争其实就是人才与人才之间的碰撞,谁的能力强谁就赢,我秦家立志反汉复秦,没有足够的人才辅助是不可能推翻大汉的,目前天下未乱,有学之士又大多高傲不大可能主动投靠,所以我秦家必须自己培养忠诚可靠的人才。

兴复大秦不是我秦家一家之事,骊山秦村于我秦家同出于赢氏一族,有责任与义务为大秦复兴贡献自己大力量,若是连同出一脉的秦村都不愿相助的话,那又何谈复国?

秦村数百人总会有一些可用之才的,对于那些有潜力值得培养之人,希望父亲可以给予和嫡系子弟一样的待遇,不要害怕家传心法和招式外传,心法和招式创出来就是给人学的,待他们学成之后也是为我秦家效力,何乐而不为呢!

6,情报组织。

……

7,安插细作。

……

8,养寇自重。

……

9,广传仁名。

父亲,对于我秦家而言,复秦个和反汉其实是两件事,复秦远比反汉要困难的多。

大秦虽被汉灭已四百余年,但天下却无人不知先秦之残暴、秦法之严酷,汉承秦制乃众所周知,可笑大汉抄袭秦法得出一个汉法,却以此反过来抹黑我大秦,简直无耻之尤。

以我秦家的实力,想在乱世中立足不难,难的是重新竖起大秦的旗号后,如何让扭转百姓心中根深蒂固的暴秦观念,让天下百姓接受大秦。

而最好最快的方法打造一个完美之人,以个人威望取代百姓心中对大秦不好的看法。这就需要父亲您修身自好并且广施仁义,待到父亲仁义之名传四海后大秦复立之时,百姓就算心有芥蒂,但也会明白我们父子建立的大秦不同于前朝,压力会小的多。

……

复国是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然我辈身为赢氏后人,却有着义无反顾的责任,无论前路有多坎坷,就算跪着也要咬牙走下去,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儿秦昊拜上。

看完后秦温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信件拿到烛台前点燃,望着手中逐渐燃尽的信件,秦温心中却是升起无限的希望。

“父亲,你说的没错,昊儿他定是带领我秦家,带领我老秦人,复兴大秦的那个人。”秦温喃喃自语道。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突然响起,秦温见此眉头微皱。

“进!”

见爱妻端着热腾腾的鸡汤缓缓走进来后,秦温紧皱的眉头逐渐舒缓开来。

“夫君,天色已晚,熬夜对身体不好,喝点鸡汤吧!”

贾玉知道丈夫有熬夜苦读兵书的习惯,所以特地准备好鸡汤亲自端过来。

秦温轻轻将爱妻拥入怀中,柔声说道:“夫人辛苦了,能娶你为妻真乃我秦伯仁一生中做的最英明的决定,夫人是我的贵人啊!”

“夫君谬赞,妾身深恨不能为秦家多添子嗣,夫君不怪,妾身已经很满足了,哪是敢说是什么贵人啊!”贾玉缓缓说道,眉宇中却有些一丝黯然。

贾玉为秦温生下两女一子,有秦昊这个嫡子在,按理说贾玉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并不用过于自责,但是秦家的直系血亲人数真的太少,三爷秦恭一家“意外”死亡后就更少,而家主秦温只有贾玉这一个正妻,而贾玉却只生了一个男丁,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贾玉不满意,秦温可满意的很,天下人口千千万万,又有几个重瞳儿?夫人都为家族诞下一位天生圣人,那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非也非也,子嗣不在多而在精,若是像东边吴家的老吴那样,生一堆败家子,那还不给气死啊。而夫人你生的孩子,那可是个个不凡,良玉文武双,巾帼不让须眉。昊儿更是不用说,天生重瞳,龙凤之资。而雪儿,雪儿反正夫人是我秦家的功臣,大功臣!”

一提到自己的几个子女,秦温就仿佛充满了力量,言语中尽是骄傲之色,可是当提到小女儿时,顿时又苦恼起来,目前还真找不到秦雪的优点,卖萌算不算?不好意思,这个时代还没这个词。

贾玉见丈夫一个劲儿的夸着自家子女,不由笑了起来,“哪有你说的那么好,雪儿还小倒也没什么,可良玉不懂女红,成天就知道舞刀弄棒,一个女孩子家练武又有什么用?到时候怎么找夫家啊?”

秦温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夫人,哪有你这样贬低自家儿女的,你可是亲娘啊!再说了,身为秦家女,良玉怎么可能嫁不出去?哼,只有最杰出的俊杰才配娶我家良玉。”

贾玉见父亲不开心,立马笑着迎合道:“是是是,夫君的子女都厉害,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对了夫人,为夫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交给你,这件事很重要,交给别人我不放心。”秦温严肃的说道。

贾玉见丈夫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大事,于是立马收敛笑容,说道:“夫君请说,妾身定当力而为。”

“不用力,夫人尽力就好。为夫打算重启家族商队,而夫人你出自凉州贾家,之前有帮助贾家打理商务的经验,所以商队的事就权交给夫人了。”

“无碍,这并不是什么太辛苦的差事,妾身只要抓住核心,掌握大体方向就行了,剩下的自有下面的人去做,所以夫君不必担忧,放心的交给妾身吧!”

“夫人真是为夫的贤内助啊,唉,突然发现子女确实少了点,不如我们再多生几个昊儿吧,现在就去!”

“说什么呢,老夫老妻的真不害臊,昊儿天生重瞳,哪是说生就能生出来的!”

“为夫对夫人有信心!”

“唉,夫君不要着急嘛,先把鸡汤喝了,这可是妾身熬了两个时辰的成果呢!”

“诺!”秦温笑道,然后老老实实的坐下,一脸幸福的喝起鸡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