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众人嘿嘿冷笑之际,傲苍笙突然又补充道。

霎时间,雷藏的表情几度变幻,最终竟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对,应该是九种!”

随即,雷藏竟有些激动的说道。

如此一幕,落在其他炼丹师的眼中,顿时便是一阵的面面相觑。

刚才,他们分明看到雷藏脸上的表情是否定的。

可只是眨眼间,雷藏却突然改变态度,这让其他人顿时一头雾水。

殊不知,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连雷藏自己都不能确定。

他所能确定的,乃是八中调和手法。

而这最后一种,却是傲苍笙从《丹经》中得知。

正因如此,当雷藏听到傲苍笙的补充后,脸上的表情才会几度变化。

这一刻,雷藏甚至有些佩服起傲苍笙来。

清纯美女初夏公园里的唯美写真

因为傲苍笙的年纪,比他可足足笑了百余岁。

可即便如此,傲苍笙却在这个问题上,为他上了一课。

这一幕可谓真正震惊到了雷藏,他实在想不出来,傲苍笙如此小小年纪,怎么比他还要更加精通丹道知识?

须知他可是一代丹王,此时却被一个小小少年上了一课,这如何不让雷藏哑然?

微微一愣之后,雷藏才道“好了,第二轮比试到此结束。现在,就由老夫来宣布这次比试的名次。”

等到雷藏宣布完比试排名后,金丹院的两位老者立即便开始洋洋得意起来。

因为这次,他们的名次均排在了前五。而作为上一场比试的魁傲苍笙,这次却排到了第十三名。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也想在老夫面前逞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辨识力强有何用处?这次还不是和老夫差了十万八千里?”

飘飘然的两个老头,依旧忘不了打击傲苍笙,齐齐对他出言讥讽道。

至于厉家父子,看到傲苍笙排到最后面了,心中也都是忍不住一阵痛快。

只有南宫梦语和南宫寿鸿,并没有对傲苍笙这次的排名有任何不满。

在他们看来,傲苍笙这么年轻,对一些丹道知识不了解,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有些东西,不是拥有绝强天赋就能掌握的,比如说丹道经验和阅历。

这些东西,只有那些浸淫丹道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鬼,才会如数家珍心中有数。

而对于像傲苍笙这样的丹道天才,这种考验就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味道了。

正如一位炼丹大师说的那样,再多的炼丹理论,若是不能灵活运用,那也只能被称为书呆子,而非炼丹大师。

眼见两场比试已经结束,八方势力中那些排名靠后的家族们,都开始暗暗担心起来。

他们听说今日比试共有三场,如今只剩一场,想要跻身前十,貌似将会非常困难。

“这第三场,我们比试炼丹。”

在很多人期待之下,雷藏终于说出了第三场比试的名目。

当然,这第三场比试,也和很多人所想的一样。

作为炼丹师,即便其他能力再好,若炼不出好丹,依旧什么都算不上。

“这次所炼的丹药为三品紫火丹,限时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结束后,老夫会根据是否成丹,丹药品质,炼丹手法以及炼丹时间等诸多因素,对你们一次排名。”

雷藏的声音平淡和煦,可是听在众位炼丹师耳中,却是忍不住一惊。

因为三品丹药,那绝对极为考验一个炼丹师造诣的事情。

若没有精湛的炼丹之术,想要炼成三品丹药,根本不可能。

而想要炼出好的三品丹药,那对炼丹师的要求就更高了。

只是一刹那,一些炼丹师的脸色就彻底黑了下来,因为他们虽然也能炼三品丹药,但说到品质,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竟然要炼三品丹药,这下有看头了。”

“想必这场比试,会刷下不少人。”

“我觉得,那年轻小子会被第一个刷下。”

“那还用你说?他才几年炼丹造诣?再看看那些老家伙们,哪一个不是浸淫丹道数十年之上?”

“就是不知道这场比试之后,那些炼丹师们,谁会杀入前十。”

“我觉得会是清水居的曹玄雨,刚才他的表现可是非常出色的。”

“我觉得应该是紫薇阁的岩奇,他可不比曹玄雨差多少。”

“你们不要忘了,金丹院还有两个老头,他们的炼丹造诣,也不容小觑。”

“嗯,金丹院那两个老家伙,的确也不是善茬!”

炼丹还未开始,远处的人群中,已经有沸腾之势。

在看八方势力众人,很多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一战关乎炼丹大会的成败,一定最能影响最终排名。

若是败了,便很有可能与前十名无望。他们所在家族付出的心血,可就白白付诸东流了。

“好了!现在你们开始炼丹吧!”

雷藏轻轻一挥手,宣布了最后一场比试开始。

随着雷藏的声音落下,二十位炼丹师便在巨大的广场上一字排开。

只听“唰唰唰”一阵破空之声响起,所有炼丹师几乎在同一时间,取出了自己的丹炉,接着是炼丹材料和炉火。

“快看,岩奇竟然拥有天火!”

就在众位炼丹师纷纷亮出炉火是,紫薇阁的岩奇,突然轻轻一抖手,一道紫色火焰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这一举动不仅引起了那些围观者的震惊,而且也引来了其他炼丹的错愕。

“我说过,岩奇的炼丹造诣肯定在曹玄雨之上。”

“别的不说,单是这道天火,便是曹玄雨难以匹敌的。”

看到岩奇释放出的天火,之前一位观众立时一脸得意道。

“那可未必,岩奇虽有天火,但清水居的岩奇却拥有龙手。”

“听说这龙手炼丹术颇为厉害,曹玄雨在清水居,曾凭着龙手炼丹术,击败过清水居的居主。”

有些观众似乎更加看好曹玄雨,忍不住出言反驳道。

“快看,金丹院那个老头的炉火,怎么回事白色的?”

两人争论间,忽然有人一指金丹院一位老者,一脸诧异道。与此同时,很多人都一脸惊讶的看向了那位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