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元天宗所在的位置,姜莫愁一身黑袍,迎风而立,踏空在苍穹上周身圣脉境的威势在涌动着。

在他的底下,三名太元天宗的长老倒在了里面上。

“让傅天明出来,”姜莫愁淡淡的说道。

“你是谁?胆敢闯入我太元天宗,”底下有长老厉声喝道。

“我只为报仇而来,跟其他人没关系,”姜莫愁淡淡的说道。

正在这时,只见一名女子从远处慌张的跑来。

女子一身紫衫,长发编制在一起用一根蓝色丝带束缚在脑后。

她看着姜莫愁,百感交集般轻唤了一声,“莫愁。”

“姐姐,”姜莫愁看着女子姜离离,神情平静的称呼了一声。

“你怎么来这了,快走,已经有人禀告太元天宗的宗主了,”姜离离着急的说道。

“你是想让我走呢?还是怕我杀了傅天明?”姜莫愁冷声说道。

“你能与杀父仇人在一起,今天我便是来报仇的。

白皙清纯网球少女运动紧身衣大秀性感凹凸身材

不是你之前告诉我的嘛,这世上只有力量是一切,其他的都不值一提。

今日我来了,便要看看你所期待的东西究竟有多么的不值一提。”

“何人敢犯我太元天宗,”正在这时,只听一声厉喝从远处的天际边传来。

一股十分强盛的力量在天穹上汇集着,在宗门三大长老的陪同下,只见太元天宗的当代宗主傅绝雷与其儿子傅天明一同踏空而来。

“傅大公子,你可还认得我?”姜莫愁看着傅天明,微微咬牙淡淡的问道。

“你是谁?”傅天明疑惑的问道。

“傅公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十几年前太元山下那个小村庄,你忘了吗?”姜莫愁冷声说道。

听到姜莫愁的话,傅天明连忙看向姜离离。

本来这种小事他是不会记得的,可惜姜离离就是那个村庄的人,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他是我弟,”姜离离沉默了少许,最终说道。

“我不想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我只问一句,你自己束手就擒,还是我动手?”旁边的傅绝雷淡淡的说道。

他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周身神脉境的威势涌现而出。

周身八个脉门全部被打开,绝强的威势凝聚的风暴在四周肆虐着。

“凭你吗?”姜莫愁轻笑着摇摇头。

这一刻,第三战体开启,赤焰皇体化作的滔天烈焰在半空中弥漫着。

熊熊火焰只是转眼间,便焚烧了苍穹,将半个天际染成了血红色。

“百大战体,”傅绝雷皱眉惊呼了一声。

随即只见姜莫愁周身烈焰如昊阳之日,直接朝傅天明杀了过去。

“明儿,你退后,”傅绝雷皱眉说道。

随即只见他大掌一拍,与姜莫愁战斗在一起,因为两人战的实在太激烈,周围其他的长老也不敢插手。

熊熊烈焰在天穹上肆意燃烧着,这种赤焰皇体自带的火焰十分诡异。

它很难被扑灭,而且好像天下万物都是它的燃料,能够被燃烧般。

就连傅绝雷的太元灵气也无法避免,这也使得他战斗起来束手束脚。

不过幸亏如今的姜莫愁只有圣脉境,还没有达到神脉的层次。

否则恐怕这太元天宗只能请老祖出世了。

傅绝雷手中太元灵气威势十足,几乎是压着姜莫愁打。

姜莫愁且战且退,眼看着他已经落入下风的时候。

傅绝雷手中灵气幻化出一把白色长刀,威势浩荡的朝姜莫愁斩了下去。

眼看着姜莫愁就要被斩中,但他的身体不偏不倚,竟然丝毫没有躲避。

“不好,他的目标是明儿,”傅绝雷惊呼了一声,但如今已经来不及了。

姜莫愁周身的火焰瞬间暴涨开来,这火焰焚烧了半个苍穹,将姜莫愁的四周包围起来。

紧接着便见他右手一张,直接踏空来到傅天明的面前,一把抓住对方的脖子。

这傅天明也是有些修为的,他想要躲避,却发现那赤焰皇体的火焰将他四周都给笼罩了。

他根本不敢碰这火焰,只能眼睁睁的被握住脖子。

“明儿,”身后的傅绝雷大吼了一声。

手中的灵气长刀重重的朝姜莫愁后背斩去。

“不要,别杀我,”傅天明看着姜莫愁,那双近在咫尺,杀意浓郁的双眸,他挣扎着大喊道。

“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永别了,”姜莫愁轻笑一声。

随即只见他双手放开傅天明,对方的身体直直的掉下了天空中。

旁边的长老想去接住,却发现傅天明的身上无端燃起了一团火焰。

紧接着这股火焰瞬间便包围了傅天明的整个身体,伴随着一道道狰狞的尖叫声,他彻底的化为了灰烬。

这空荡荡的苍穹上,只剩下傅绝雷的怒吼声。

以及那把灵气长刀刺入姜莫愁身后的声音。

傅绝雷手握灵气长刀,在疯狂的斩着。

姜莫愁微微转过身,轻笑了一声,说道:“傅宗主,你还杀不了我。

我们后会有期!”

他的脸色苍白,但还是双手撕开面前的空间,身影消失不见。

傅绝雷想要去追,结果一道烈焰焚烧了那片天空,使得他无法上前。

看着姜莫愁离去的背影,底下的姜离离目光呆滞的低语了一声,“弟弟。”

…………

午后的阳光顺着枝繁叶茂的枝条照耀进丛林中,星星点点倒影在灌木丛中。

姜莫愁的身影出现在丛林中的某一处,空间被撕裂,他满身是血的靠在一棵大树下。

正当姜莫愁想要疗伤恢复的时候,只听一阵脚步声从旁边响起。

他连忙转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紫袍的青年从旁边走了过来。

青年颇有些英俊,最让人瞩目的还是他那一双白眉。

白眉如雪般纯白,浓重且显眼。

“你是谁?”姜莫愁连忙站起身,警惕的看着青年。

“自我介绍一下,太元天宗的当代圣子,你可以叫我道号太初。”青年笑呵呵的说道。

“你不用紧张,我不会趁人之危的,我只是想看看大闹我们太元天宗的人到底是什么存在。”

尽管青年这般说,姜莫愁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