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淅索索,一阵杂草翻动的声音响过,唐小虎的身后又出现了两个人,和前面那两人隐隐形成包围之势。

“还有一个,也出来吧。都这个时候了,还藏着有什么意思?”

“阁下好耳力!”随着这一声传出,一位蓝衣青年从唐小虎身后不远处转出。正是昨天见到的那个小胡子。

唐小虎扫了一眼四周,又看了看这位小胡子,笑道:“果然是你!还真是破裤子缠腿呀!怎么,黄兴义没来么?”

小胡子并没有回话,走进了几步,这才说道:“听说阁下是京师季阳来的?”

唐小虎点了点头,道:“正是,不知兄台在此等我所为何事?”

小胡子道:“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兄弟你初来飞云,便得罪了我们老大。想来也是你不懂这外门规矩之故。所以,我特地来提醒阁下几句,免得兄弟以后行走艰难。”

“哦?你待怎讲?”

小胡子缕了一下两撇短须,不紧不慢地说道:“小兄弟,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咱们仙门自然也有仙门的规矩。至于是什么,以后你可以慢慢学,慢慢悟。但无论是凡俗,还是仙门都有一个最基本的规矩,那就是‘入山就需要拜山头’呀,连这个最起码的规矩你都不懂么?”

唐小虎摇了摇头。“抱歉!还真不懂。我也没想到这里面的水会有这么深!那请问兄台,我应该拜哪座山,这山头又是怎么个拜法?”

小胡子微微一笑,语气稍有缓和,“看来你是真不不清楚。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敝人青木院江子常,在青木院也算是老人了。而我们拥护的是黄兴龙黄大公子,他可是我们青木院的翘楚。如今以练气中期修为,排名外院战力榜第九位,寻常练气后期都不是其对手。怎么样,愿不愿意投靠我们?只要你愿意加入,咱们就是自己人。昨日你所犯下的过错,在下也可以帮你周旋化解。怎么样,考虑考虑?”

“没兴趣!”唐小虎直截了当地说道。

娇小女生丛林暖色照片

“什……什么?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外门数万弟子,黄公子有如此成绩,那是多么逆天的存在!你一个新人,不了解状况我可以不怪你,下次说话可一定要小心些。”江子常感觉好像听错了,有点不敢相信唐小虎竟然拒绝得这么干脆。

“我说了,没兴趣!”

“你什么意思?我查过你的底细,你并没有加入任何社团,也拒绝了几个社团的拉拢,难不成你还要自己独立建一个?”江子常脸色阴沉,他的几个手下也缓缓逼近了两步。

唐小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像这想法也不错哦。”

“就凭你?!”江子常瞪大眼睛,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唐小虎,继而大笑道:“就凭你?哈哈哈,一个刚入门的菜鸟,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要组建社团?哈哈哈哈,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在说胡话吧?!”

唐小虎唰啦一声,大折扇打开,露出上面一个大大地“哥”字,笑道:“哥从来都不说胡话!”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江子常目光一厉,大声说道:“各位师弟,不要用法力,给我用拳头好好教训教训他!也让他知道知道‘哥’字应该怎么写!”

“对!揍他!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一个高个弟子马上从唐小虎背后冲来。

“我让你装!”另一个麻子脸也是迎面冲来,抬手就是一拳。

唐小虎眼神微眯,嘴角上翘,把大折扇唰啦一声合上,也不见他有什么特殊的动作,身子微微一侧,让过高个弟子,扇子往侧方一顶,正中腰眼。与此同时,左手闪电般一探,扣住麻脸手腕,往怀中一带,顺势一脚上钩,正中麻脸裆部。只这一个照面,便把高个和麻脸撂倒。

紧接着唐小虎猛地一近身,冲向面前一个胖子。那胖子赶忙一拳导出,打算来个先下手为强。不想唐小虎速度极快,手中扇子轻轻一拨,挡开来招,另一手紧握成拳,一拳正中小腹。

“你特么找死!”随着这一声怒骂传来,唐小虎只觉背后恶风不善,忽地一扭身,让过来人,抬手一个掌刀切中来人后颈。

战斗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就这么快。部都是一招制敌,部倒地。没有一个还能站起来。

江子常本来还想出手支援,结果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因为一把扇子正抵在他的咽喉。

片刻之后,唐小虎撤回扇子,唰啦一声打开,露出了一个大大地“帅”字。气定神闲地在胸前扇了扇,笑容可掬地看向了江子常。

“怎么样?你还想再试试?”

江子常瞳孔微缩,有些不敢置信地道:“古武?你这不是飞云武技,你……你到底是谁?”

唐小虎微微一笑,手中扇子唰啦一翻,又露出一个大大的“哥”字。

“哥从来都懒得向没资格成为对手的人解释。”

说完,大笑着从江子常身边走过。

“且慢!”

“你还有事?”

江子常一翻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块黑色的剑形铁牌,上面用钟鼓文雕了三个大字“挑战帖”。

“这是我们老大让我给你的。明日午时,他会在天刑台等你。”说着,直接把挑战帖扔给了唐小虎。唐小虎接过来看了看,笑道:

“原来这就是挑战帖呀!看来我只有过了新手期,才能拥有自己的挑战帖。行呀!你回去告诉你们老大,这个挑战我唐小虎接下了,让他回家赶紧洗白白,我会在他屁股上印上几个脚印。”

“小兄弟!别那么装!今天你所依仗的不过是口舌之利,就算你会几招拳脚功夫,在天刑台上也是毫无用武之地。你可知我们老大如今是什么修为?”

“不知!”

“哼!我们老大如今已是练气初期巅峰,只差一个契机就能突破到练气中期。你和我老大相比,简直是蚍蜉撼树,自己找死。”

“哎呀妈呀!可吓死我了!只差临门一脚就到练气中期了,好可怕哦!”唐小虎赶紧拍了拍小心脏,做出一副惊恐的样子。

“你……!不知死活!”江子常愤怒异常,咬牙切齿地说道。

唐小虎微微一笑,“你告诉他,不是练气中期就不要装逼,洗白了等我!”说完,转身就走。

江子常看着唐小虎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神也渐渐变得狠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