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安在庄莹的帮忙下,将礼服换上。

提着裙摆走到镜子前,不禁眼前一亮。

她甚少穿颜色的艳丽的礼服,一般都是以白色,米色为主,更庄重一些的就会选择黑色礼服。

这是一件枚红色的礼服。

精美的设计和剪裁,别具匠心。

就如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将身材勾勒的相当完美。

庄莹忍不住赞叹,“安安,你太美了,这件礼服太符合你的气质了。”

沈安安微笑,“我也很喜欢这件礼服,很多小细节都很抢眼。”

庄莹专业的言道,“这是孟老师最新的灵感设计,结合了东夏华服的复古元素,加上了一些改良设计,

你看这盘口,还有裙摆的刺绣,都是当初给皇室做过衣服的匠人纯手工缝制的,

这世界上也仅此一件,绝对不会撞衫。”

沈安安摸了一下领口的盘口,又低头展开裙摆。

我这里天快要凉了

金丝线勾勒出来的凤穿牡丹,在灯光下粼粼生辉,一点不逊于钻石的光芒。

“这金丝线也是特质的,这种线比较粗,更神奇的是做出了切割面,所以可以多面折射光线,比一般的金丝线还要闪。”庄莹介绍道。

沈安安不禁赞叹,“怪不得,我觉得这金线格外闪呢,真是巧思。”

“对啊,孟老师做的礼服,并非有钱能买得到的,还得看个缘分。”

沈安安顽皮的一笑,“大师就是这样的,看来我和这礼服有缘。”

庄莹打趣,“你确实是和这礼服有缘,可更是因为你男朋友宠你呀,要知道,孟老师可不是谁都能请的起的。”

沈安安羞涩的抿唇,但笑不语。

庄莹继续说着,“这就对了嘛,那个程耀阳根本配不上你,你男朋友才是你的真命天子。”

沈安安失笑,“你会相面啊?”

庄莹一本正经道,“以我专业的眼光,以及看了十几年言情以及漫画的经验来看,

你男朋友简直就是从书中走出来的霸道总裁原型嘛,

那眼神,你知道他看你的眼神吗?

活脱就是书上描述的那样,那歌怎么唱来着?

脑海都是你,心里都是你,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好甜蜜,

念的都是你,部都是你,小小的爱在大成里只为你倾心……

baby,你成功挑起了我的兴趣!”

庄莹唱的一脸陶醉,逗的沈安安咯咯直笑。

“我看你不做服装设计师,也可以去参加歌唱选秀,唱歌不错。”

庄莹也跟着笑了起来,打趣道,“我就不去人家那儿搅和了,弄的那些歌手没饭吃,我于心不忍的。”

“庄小姐,谦虚是个好东西!”沈安安劝道。

两个嘻嘻哈哈说笑着,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原来庄莹柔弱的外表下,也住着一个有趣的灵魂。

推拉门大开,站在试衣台上转过头来。

宫泽宸站在门口,正好看到那回眸一笑。

刚刚她穿着他宽宽大大的t恤,像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少女,如今换上礼服,却完变成了一个优雅高贵的公主。

周身仿佛都散着一种夺目的光芒,让人移不开视线。

虽然知道,她必是惊艳的,并在心里描摹了多少次。

可真正看见,却还是比想象时震撼。

沈安安抿了抿唇,征求意见,“怎么样,好看吗?”

宫泽宸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扶她走下试衣台。

由衷的言道,“很美!”

沈安安甜甜一笑。

所有人的夸奖,都不敌男人这两个字。

孟晚满意的上下打量,“这件礼服好幸运,找到了它的主人。”

“谢谢孟老师,我很喜欢这件礼服的设计和这些手工制作精美。”

“喜欢就好,不然啊,某些人下次该不找我了!”孟晚故意逗了两句。

这时,宫泽宸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去接一下电话。”轻拍了一下沈安安的手。

“嗯,好。”

孟晚则道,“我已经安排了化妆师过来了,在这里都弄好了再出,别折腾了。”

沈安安急忙道谢,“谢谢孟老师,给您添麻烦了。”

孟晚言语透着亲近,“别这么客气,叫我晚晚姐就好。”

一会儿,宫泽宸接完电话回来。

歉意道,“小乖,我有事要去办,恐怕要晚一点过去陪你。”

沈安安向来是分的清轻重的,宫泽宸说走,那必定是有必须去的理由。

尤其他的职业,她已经做好了他随时会出任务的准备。

给了男人一个安心的眼神,“你去吧,我给冬儿打电话,让她过来接我就好。”

宫泽宸在她的顶落下一吻,“我已经给冬儿电话了,我会很快。”

***

晚上七点四十分。

整个海川市的电视几乎都调成了一个频道。

所有的传媒,网络直播上,都等着八点钟宣布这一届行政长官的结果。

很多地方,已经贴出了祝贺程远达当选行政长官的横幅以及庆祝的花篮。

也有很多自的,得到过程家慈善捐助的团体,纷纷送上祝福与祈愿。

不得不说,程远达的面子工程一直做的很好。

才能让程家在不断的丑闻过后,还能有这么多的选民支持。

不过,也有很多反对的声音。

那一部分,是支持赵兴邦的选民。

他们认为赵兴邦这样一个从山沟里出来的草根阶层,才能真正的设身处地为百姓做事,更值得信任。

可惜的是,这人民的“好公仆”已经走了。

网络上对程家背后下黑手的怀疑,源源不断。

议论的帖子了删,删了还会有人出来。

岳子川看着网络上屡次上了热搜又被扯下来的新闻,狂妄的一笑。

吩咐助理,“把消息放上去吧,我倒要看看,程远达这一次怎么圆!”

这消息,正是顾婉柔从程耀阳那里偷来的账目信息。

一旦放到网上,程家洗黑钱的事实将被公布于众。

赵兴邦虽然不能死而复生,可他也绝不都能让程家好过。

助理点头,点开邮件里的下载。

忽然,电脑屏幕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少,少爷……”助理吓了一跳,声音有点儿哆嗦。

岳子川转头一看,电脑毫无反应。

心下一沉,“怎么回事?”

“我,我刚刚一点下载,电脑就忽然黑了!”

岳子川在键盘上按了好几下,电脑完没反应,“操,这他,妈怎么回事儿?”

“看着像是……中毒了!”助理推断。

岳子川愤恨的嘴角抽动,“这个臭娘们儿,敢阴我!快去找动计算机的,快点儿修复上,还有二十分钟了,必须把消息出去!”

等到现在,就是为了打程家一个措手不及。

竟没想到,这邮件会有问题。

他太相信顾婉柔这个贱人了!

了狠的吼道,“你,给我把顾婉柔那个臭娘们抓来,我非得弄死她不可!”

“是,少爷!”

岳子川起价败坏的一拳锤在桌子上,来回踱着步子。

心里一阵打鼓,努力回忆着这电脑里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容。

如果下载这个邮件不过是销毁一切反倒好,就怕被中了木马,将他计算机系统的东西都拷贝走了。

那后果……

“操,人还没来呢?都死哪儿去了?”

“来了来了!”几个人匆匆跑了进来。

这是岳家聘请的网络监察团队,专门解决一系列网络问题的。

几个人立刻进入工作状态。

毫无反应的电脑,让这几个人也陷入焦灼,脑门上的汗直往下淌。

显然,这个团队比起程家的,还是差着段位。

其中一个胆怯着,却又不得不报,“岳少,这病毒是毁灭性的,恐怕一时间修复不了。”

“废物!”岳子川一怒之下,抱起电脑摔在了地上。

登时,屏幕完粉碎。

那人声音不大,却还是说出了事实,“即便是电脑销毁,应该也不行了,对方如果只是单纯自毁邮件里的东西就还好,如果反吞噬的话……

岳少,您想一下电脑里是否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是否加密过。”

岳子川现在脑袋一团糟,本来对计算机这种东西就不是很灵,被这么一问,更是烦躁。

“暂时想不出来,能不能把电脑里的东西倒出?”

对方摇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靠!一群废物!”

岳子川大雷霆,此刻气的简直要杀人。

整个团队也诚惶诚恐,却也是真的找不到办法。

一会儿,助理回来了。

“少爷,顾婉柔已经在程家了,我们不方便下手。”

“妈,的,给我准备衣服,我要给程家送一份大礼!”

岳子川阴沉的眼光一横,看起来瘆人无比。

刚要出门,却被岳文海喊住,“子川,你要干什么去?”

“爸,我有事要出门!”岳子川道。

“是不是要去程家?我告诉你,你别胡闹,程远达上位,那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你再折腾也没用,来日方长。”

岳子川冷哼,“程远达拉不下马,我也得给他们找找恶心,

爸,您以为我们不去找事,程家就会放过岳家一马吗?

现在不制衡,以后连上场的机会都没了!”

岳文海被这么一说,一时语塞。

深知这一次岳子川说的有道理。

“那你万事小心,让肖东跟着你!”

肖东是岳文海身边的心腹,能力群。

现在派给了岳子川,也算是对儿子的信任与认可。

岳子川眼底迸射出阴测的目光,“我不会让程家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