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不管朱烈的脸上出现了何种表情,挣开朱烈扶着他的手,朱啸身形一动,朝着假山那边就狂奔了而去。当朱啸进入假山之前,难免回头看了看朱烈一眼,朱啸像是一个石雕一般立在原地,朱啸不管朱烈怎么样了,身形一动,直接进入了密室之中。

回到了对于朱啸来说最佳的修炼之地,朱啸原本已经近乎枯竭的元气气旋又开始疯狂地运转起来,一点点元气滋润着朱啸的经脉,让朱啸整个地恢复了不少。

现在对于朱啸来说,最重要的自然就是迅速恢复元气,只有在元气恢复的情况之下,朱啸才能迅速地治理自己的身体。

在这样的地方修炼,那围绕在身体四周的灵气会不断地涌过来,朱啸只管疯狂地炼化就是了。朱啸如此不停地炼化着四周的灵气,待得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朱啸身上的伤大多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有胸前的那条伤口,任凭朱啸如何用元气治疗,可还是没有办法让它愈合。重复了三次之后,朱啸也只得放弃了。不知道地影究竟使用了何种毒药,眼下的朱啸根本就那它没辙。

选择在这个地方修炼,一来就是因为这里的灵气十分浓郁,二来就是因为这里十分清静,一般情况之下根本就不会有他人进入这里。尝试三次都无法治愈,朱啸也只得求助于木涵了,“师父,麻烦你老人家现身吧!”

木涵的身体逐渐出现在朱啸旁边,他随意瞥了瞥朱啸胸口上的伤痕,淡淡地说道:“不错,在那种时候为了自己不至于流血身亡,竟然懂得用火烧伤口的方法暂时封住伤口。只不过如此做也需要一些勇气,虽说你是火属性的修炼这,但是火焰灼身的痛苦却不会比其他人的少。”

朱啸傻傻地笑了笑,略带歉意地说道:“今日外出的时候我太过大意了,不然也不至于会被弄成这个模样了。不知道那个地影究竟是使用了何种毒药,眼下我对它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师父,麻烦你老人家出手帮帮我吧!”

“哈哈哈!”木涵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打趣地笑着说道,“哎,真是的,其他事情你怎么就想不到我呢?一旦遇到了这种需要体力的事情,你就能够想到我老人家了。”

木涵如此说,朱啸可是有些委屈了,当即也只能苦笑道:“师父,要是我能够解决的话,也就不用麻烦你老人家了。”

“嗯,以你现在的见识确实难以解决这种毒药的,不过这一次我却是不想帮你。”木涵故意卖了一个官子,待得朱啸脸色赫然一变的时候,木涵才笑着说道,“啸儿,遇到事情还得你自己解决啊,要是一切都要为师出手,那你就永远都长不大了啊!”

原本朱啸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可听闻木涵这样一说,朱啸的脸色瞬间就笑逐颜开。木涵的话已经十分明显了,看样子此事以朱啸自己的实力就能够解决了。既然是自己就能解决的事情,朱啸还不想木涵出手呢!毕竟遇到事情自己亲历亲为的话,有助于朱啸迅速成长起来。

“以我自己的实力就能够解决的话,那就再好也不过了。”朱啸差点没有一下子站起来,一边修炼着,朱啸一边笑道,“只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还望师父你老人家指点一二。”

清纯美女姐妹花网球衫唯美写真

“哎,谁让我就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呢!要是为师我再不帮帮你,只怕你早晚都会被人打残咯!”木涵笑了笑,随即缓缓收起了脸上的微笑,静静地说道,“地影原本是一名杀手,但是他太过狂妄了,原本可以从身后偷袭斩杀你的,可他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故意让你发现了他的身影,他这样做,无非就是为了正大光明地杀了你。”

对于地影的勇气朱啸也是十分佩服的,当即笑着说道:“师父,这个地影倒是杀手之中少有的敢做敢为之人,虽说他是死在我的手里的,可是在这方面我还是难免有些佩服他的!”

谁想到木涵脸竟然一黑,讥笑连连地说道:“不错,他如此做倒是能够得到你的尊崇与佩服,可是他的小命就保不住了。既然他已经选择了做一名杀手了,那他就应该使用杀手惯用的手段,而不是一点手段都不用。哎,也正是这个你十分推崇的方法,地影才会自己把自己逼到不得不在匕首上涂抹毒药的手段。”

经木涵一提点,朱啸瞬间就明白了,接过木涵的话茬就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地影知道以他的实力难以斩杀我了,是以就在匕首上涂抹了毒药。在这样的生死之战之中,用匕首划出来的伤痕几乎引不起对方的注意。他也是经历过不少战斗的人,不然也不能如此轻易就让我上当啊。”

木涵看着这个让自己十分满意的徒弟,可很多时候又会让他十分愤怒的徒弟。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朱啸好了,盯着朱啸看了看好长时间,这才淡淡地说道:“恐怕能够这么想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个吧!都已经被地影用一把小小的匕首就伤到了,你竟然还好意思在这里把责任部都推给地影。哎,也难怪你会这样子。虽说你的近身战斗能力已经极其不弱了,可你毕竟没有修炼过近身战斗的武技。”

听到“武技”二字,朱啸的耳朵里面都冒出惊喜来了,他忙从地上站起来,欣喜地抓住木涵的手,忙不迭地问道:“是吗?师父,这一次我总算是跟你想到一块去了!我看这样吧,你还是传授我几个强悍一点的武技吧,不管是天阶还是地阶的,我都会好好修炼的。”

“天阶?地阶?”木涵的脸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了,他有些无语地看了看朱啸,想要看出木涵究竟是哪里与别人不同。终究还是没能看出朱啸究竟是哪里与别人不一样,木涵只得苦笑着说道:“你的胃口倒是真的不大啊!除了天阶地阶,难道别的你就不修炼了吗?”

这种时候,朱啸非常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办了,傻笑一番,朱啸这才恬着脸说道:“师父,只要是你老人家传授给我的,我都会认真修炼的。就像是你之前传授给我的裂空鬼斩,你看现在我不就使用得有模有样的吗?”

这一次木涵是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哭了,他只是发现朱啸插科打诨绝对比他的实力强悍。不过对于这样活泼的朱啸,木涵也是十分喜欢的。也许是因为到了木涵这个年龄一般,见过了太多事情了,倒是对小孩子逐渐成长起来十分感兴趣。

“现在你使用裂空鬼斩确实已经能够发挥出一部分威力来了,不过你还是没能掌握裂空鬼斩的精髓。你也不用太着急了,毕竟你的实力还太弱了,而裂空鬼斩又太强悍了,你现在还不能掌握他的精髓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木涵提点了一下朱啸,这才换了个语气,说道,“之前你跟栾无声战斗的时候,你可还记得,最后的一刻要不是为师出手,只怕那一下你就变成一团肉酱了。在战斗之中,勇猛与你的聪明机智要同时使用。”

就在栾无声的攻击古过来的时候,朱啸部的去路已经被完封锁了。朱啸原本是打算就此一招重伤栾无声的,可却万万没有想到倒是把自己陷入了危险之中了。

眼看着逃离已经来不及,抵挡又没有足够的实力,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候,朱啸只得求救于木涵了。要是站在木涵的角度来看,朱啸这样的战斗确实有些愚蠢了,可要是从朱啸这个角度来说,朱啸这样的战斗简直就是不可挑剔的。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木涵一下子控制住了朱啸的身体。

木涵的实力何等强悍,用灵魂之力包裹着朱啸的身体,在栾无声满心以为就此就能斩杀朱啸的时候,朱啸身体化做一道流光,直接轻轻落在了石头巨人的栾无声的头上。在木涵精妙地控制之下,虽说是落在了栾无声的脑袋之上,可栾无声却是一点都没有发现。

栾无声以为就此就能够斩杀了朱啸,可最后他才发现朱啸竟然没有在他想象的位置,甚至于朱啸都像是消失了一般。栾无声怎么也没有想到朱啸会在他的头上,也是在朱啸的提醒之下,栾无声这才发现了朱啸的踪迹。

之前被木涵相救的一幕又出现在了朱啸的脑海之中,对于木涵朱啸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原本朱啸以为木涵会帮助他挡住栾无声的攻击,可他却是如此轻易地躲开了攻击,将栾无声留给了朱啸去收拾。

“师父,若不是你老人家及时出现相救,只怕我在那一刻就要变成一团肉泥了!”朱啸是打心眼里感激木涵,不要说这一次了,之前的很多次,要不是木涵相救,哪里还能有朱啸活命的机会。不光是这些,若是没有木涵帮助朱啸封印死气,现在的朱啸只怕还在“废物”的路上继续狂奔着。

木涵知道自己对朱啸有些苛刻了,当即笑着摸摸朱啸的头,说道:“啸儿,你也不要太过妄自菲薄了。以你这个年龄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虽说不能傲视整个大陆,但在千万人之中,你已是他们仰望的存在了。”

朱啸紧紧地握着拳头,身体绷得紧紧的,很快朱啸放松了手,淡淡地笑道:“师父,我的野心可不大,我并不想让太多人仰望我。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整个大陆的人都仰视我!”

到了木涵这样的实力,原本已经是十分淡然的了,不过在听到朱啸如此前后矛盾的话之后,木涵却是笑了笑。他看了看这个野心“不大”的徒弟,心里默默地自言自语道:“啸儿,你这样的野心确实不大,不过也不可谓不大。虽说这样的野心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还是十分的渺茫,不过你放心,只要为师还存在一天,为师能够帮助你一次,那为师都不会吝惜自己的身体的,即使要为师的灵魂就此消散也是在所不惜。”

打击朱啸很长时间了,木涵这一次却是变了心性,笑着说道:“那是当然,我就看你能够傲视整个大陆,如若不然,我也不用选你当我的弟子了!”

朱啸当然知道木涵是在安慰自己,不过确实使得他热血沸腾。以他眼下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达成他的野心,不过即使终了的时候都达不到这样的高度,只要朱啸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行,那朱啸就觉得值得了。

“呼!”朱啸吐出一口浊气,眼下身体上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要再将胸口的毒药清理了,朱啸就能彻底恢复至巅峰,开始一点点变强。

“师父,你方才说要我修炼几个近身战斗的武技,虽说我身上也有着不少的武技,可是部都太过低级了,似乎修炼了对我现在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我看我还是好好磨练一番我的火拳,说不得将来哪一天我就能够创造出天阶上等武技火拳来了。”

“你都说了‘说不定’是哪天了,现在你不过是从我这里借火焰过去使用,你根本就难以将火焰发挥至最大的威力。至于你说的火拳,等到你有了一种天火之后你就可以尝试一番了,所谓的武技也不过是前人在战斗之中逐渐尝试着将元气发挥至最大的一个战斗方式,并非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朱啸没有想到木涵将武技贬低到了这种程度,不过也确实正如木涵所说,所谓的武技,不过就是一种将元气的威力发挥至最大的一种方法,并非有何奇特的地方。再说了,一旦到了木涵这样的境界,眼睛一瞪的威力就足以战胜许多强者了,曲指一弹足以斩杀很多人,一般的武技他们也根本就不屑使用了,对于他们来说,元气的碰撞才是最强的战斗方式。

木涵想了想,试探性地问道:“师父,看样子你也创造出过武技吧?不然你也不至于如此贬低武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