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碧空,万龙湖中波光粼粼。

一叶扁舟如离弦之箭般破浪而来,其速极快。

小船之上,一人一马静静立着,却正是横跨梁州诸多山林而来的安奇生。

安奇生负手而立,眺望万里水波,心下赞叹:

“万里滔滔,如此大的湖泊,几乎可称内海了,玄星最大的内陆湖,也不到其十分之一。”

多日以来,他跨行梁州群山之中,彻底将追兵丢在了重重山脉之中。

他静静立于甲板之上,天地之间诸般色彩在他眼中无限放大,天地万物独有的韵律在他心中酝酿。

见山,见水,见天地。

天地在他的眼中无比的清晰,便是最为寻常的空气,在他的口鼻间掠过,其中诸般味道也让心旷神怡。

“惨啊!七百年兵主传承便如此被那些魔头灭绝了”

“是啊,真惨啊!想那曹战门主为人宽和,从不曾压榨我等渔民,此番却落得如此下场!”

“唉!那长蛟帮觊觎万龙峰多年,龙雀门一灭,只怕以后之万龙湖,便是那些恶人说了算了!”

纯美小丸子春光明媚秀美艳身姿

“这世道”

诸多飘荡的声音传入耳中。

安奇生的眸光微微一动,看向了那湖中心仍旧留有淡淡焚烧味道的雄奇山峰:

“兵主传承这是,龙雀门?”

七百年前八大兵主纵横天下,声名至今不衰,他们留下的传承,自然是人尽皆知。

只是岁月无情,七百多年来,留下来的,除了这龙雀门之外,只有斩天剑门了,但也都沦落为二三流了。

不说于皇觉寺,拜月山庄相比,便是比之十二连环坞这样兴起数十年的帮派也有所不如了。

只是,这下,居然灭门了。

他心中转过念头,脚下舟船已经径直奔向了那万龙峰。

他的速度极快,片刻之后已经来到了万龙峰上。

曾经的万龙峰如何风景秀丽他并不知晓,但此时的整个万龙山已经被大火烧得千疮百孔,有草木存在的山峰不过三分之一了。

甚至到了现在,还有零星小火未曾彻底熄灭。

可见当日那一场大火烧得何其之猛烈。

“这火,烧了有五天五夜了”

安奇生闭目微微感应了一下,留下红马在山下,身子一起一伏,已经向峰顶而去。

万龙峰陡峭险峻,能够上下的路不过一前一后两条。

当然,这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对高手来说处处皆是路,毕竟此山也不过千多丈而已。

很快,安奇生已经登上山顶。

满目疮痍的山顶尽是剧烈焚烧之后的烟灰,毒气弥漫整个山顶。

此时正有几个人在烟气之中的废墟之中搜寻着什么。

“这山顶没活口了”

安奇生心下摇摇头,这火烧了五天五夜,又被这些人搜寻了许久,半点有用的东西只怕都没有了。

但就在他正想下山之时,他的眉心突然微微一震:

“咦?”

精神一动,万运望气术已经施展开来。

天地间的万物生机起伏,万种气尽数在他眼中浮现。

不过片刻,他的目光便落向了那万龙峰后山半山腰。

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

万龙峰上浓烟滚滚直冲霄汉,七百年传承的龙雀门毁于一旦!

这一消息,宛如飓风般瞬间轰动了整个中州武林。

七百年岁月无情,八大兵主传承的门派大多分流云散,但真个听到这个消息,还是不由的让人震惊,难以置信。

砰!

侠义门中一处大厅之中陡然有气势冲霄。

一位身材魁梧的老者捏碎茶杯,须发皆张:“魔子猖狂!”

那老者身材魁梧,大马金刀而坐,便如虎踞龙盘一般,展现着霸烈的气势。

却正是名列兵器谱,地榜排名二十六位的寒峰。

寒峰须发皆张,神情震怒,但心中也有些惊惧。

那龙雀门的门主曹战名列地榜前十,武功还在他之上,但居然也落得个人亡派灭的下场,如何能不让他心中惊怒。

大厅之中其他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神色各异,却也都带着惊怒,杀意。

“龙雀门虽然在龙雀刀主坐化之后日渐衰弱,更是失去了龙雀刀法真意,但那曹战武功却不逊色于我,那魔头只怕大势已成了。”

一个身材普通,面容普通的中年男子轻叹一声。

他名李兴龙,同样列于兵器谱前十,还曾与曹战交过手,自然清楚那丰青玄能逼得曹战连两败俱伤都做不到,其武功只怕已经大成了。

“即便如此,想要将我等作为踏脚石重演其师当年之事,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一面目冷硬的老者豁然起身,面色肃杀:

“那魔头既然现身中州,我等当主动出击,围杀此獠!断不能坐视此魔荼毒武林同道!”

“燕苍!”

另一个老者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皱眉道:“云老哥临走之前让我等留在此地,以免被那魔头各个击破,你忘了吗?!”

“南宫庆!”

燕苍怒了:“难道我等便如此躲在侠义门,坐等那魔头前来不成?”

“难道你有把握击杀那丰青玄?”

南宫庆冷笑一声,心中却也带着深深屈辱与愤怒。

他们能够与亿万人中脱颖而出,无论根骨悟性还是气运际遇都是一等一,往日里也是各自大州呼风唤雨的人物。

何时有过如此憋屈之时?

他们起身前来侠义门之时,便已经是承认自己不如那丰青玄了。

被一个小辈后来居上,纵使其师是天下第一人,他们心中也难以平静,难以接受。

呼~

大厅之中一片嘈杂之际,一阵汹涌气流倒灌而入,吹动诸人衣衫。

云海天跨步走入其中,音似洪钟,带着怒意:

“三日而已,诸位便等不得了?”

“云老哥!”

大厅众人齐齐起身相迎。

“好了!”

云海天扫过众人,面有不虞。

众人对他是心服的,虽然被训斥稍稍有些挂不住脸,却也没有发作。

“龙雀门已经被烧成白地,曹战被杀,烈火之中只留下一具骨架”

云海天长叹一声。

同处中州,他与曹战自然也是相识的,十多年前两人还时常坐而论道,互称忘年交。

可惜之后曹战的爱徒一时醉酒犯下大错,奸污了他人之妇,酒醒后又毁尸灭迹,被他查到之后寻上门,当着曹战的面一掌毙杀之后。

两人才不再往来。

但曾经的交情却不曾磨灭,听闻此事,他第一时间狂奔而去,得见昔日老友之惨状,心中也甚是惆怅,痛惜。

“可怜了曹兄一身武功”

其他人无论是否与曹战有交情,此时都不免心中叹息,有些兔死狐悲。

同为武林同道,同列地榜,同样面临着那丰青玄的挑战威胁,他们对于曹战的遭遇自然感同身受。

“云老哥,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便随你去追杀那魔头!”

寒峰踏前一步,大声道。

“不错!云老哥,你做个决定吧!我们不能坐视此獠如此行凶了!”

其余人也都纷纷赞同。

此时的地榜,除却被杀的,以及离得太过遥远的高手之外,几乎都在侠义门了。

那丰青玄到底未成神脉,怎么都不可能是众人联手之对手。

“云老哥”

南宫庆眸光闪烁。

到了此时,他们自然知晓丰青玄之的目的便是要一步一步的积蓄自己的大势。

到了最后,必然会来寻云海天。

此时前去围杀,无论成或不成,那丰青玄数月以来积蓄的大势便将彻底葬送。

对云海天自然是一个大好事。

“不必了。”

哪想,云海天只是摆摆手,便拒绝了。

他这一生,得罪之人数不胜数,真个谈得上好友的可说寥寥,曹战便是其中一个。

丰青玄杀曹战,其一是蓄势,第二,则是要逼出他的最强的杀意。

不得不说,丰青玄做到了,此时云海天心中一片平静,却好似有无穷火焰滚动,几欲喷薄而出。

哒哒哒~~~

他于大厅之中踱了几步,负手面向大门之外,眸光冷冽道:

“若我所料不差,下一个,他便要来寻我了!”

大厅之中的其余人齐齐色变。

“如此,听云老哥的”

还是寒峰最早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眸。

“云老哥”

还有人想说话,突然云海天眉头一皱,看向门外:

“谁人在喧哗?”

“咦?”

其余几人微微侧耳倾听,也隐隐听到外面传来的喧哗之声。

“老师!”

门外的弟子听到吩咐,匆匆就要赶去。

还未来得及前去,便听风声呼啸,云东流已经跨步从空中反身而下,面色难看的来到院落之中。

云海天微微皱眉。

云东流虽然不是他门下弟子中武功最好的,但却是行事为人最为类他的弟子,极少有这般慌张之时。

“老师!”

云东流深吸一口气,脸色难看,眼神之中带着压抑不住的怒火:

“门外来了一群人,要,要向老师讨个公道”

“来人是谁,敢上侠义门闹事?”

云海天还未开口,寒峰已经抢先开口。

他看向云海天:

“云老哥你只管备战,这伙人,为弟的,去为你打发了!”

“不忙!”

云海天摆手拦住了他,看向云东流,问道:

“来人是谁,武功如何?”

“来人,来人之中普通人许多,身怀武功之人不多,为首之人,是戚长平”

云东流胸膛起伏,咬牙道。

“什么?戚长平?”

闻言,南宫庆忍不住开口了:“那戚长平可是云老哥十七年前奔行数千里,为其报了灭门之仇的戚长平?”

其余几人也都心下哗然。

十多年前,江湖上曾有一桩震惊整个武林的灭门惨案,被杀之人,是中州巨贾戚家,那戚家家资巨万,又是武林世家。

想来广交天下朋友,但凡武林中人有难处求上门,二话不说便会相助,久而久之,名头自然也是很大。

甚至于隐隐有‘来中州,先登戚大家,再来侠义门’之说。

可见其名头何其之响亮。

而当年戚家灭门,正是云海天奔波数千里,花了足足七个月时间调查,追凶,最终为其报了仇。

并将追来的家财数交给了戚家的遗孤戚长平,分文未取。

此事在当时传遍了整个武林,在场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如此大恩大德,竟然会上门闹事?

当即,有几人看向云海天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

“怎么会是戚长平?”

寒峰皱眉不已。

“戚长平”

云海天也有些诧异,却也未太过在意,随即道:

“来者是客,将远来的诸位客人前厅来。”

说罢,他转身看向诸位气脉高手:

“也请诸位随我一同前去。”

“那是自然。”

其他人心中对此事也颇为好奇,闻言也不推辞。

一行人随即向着前厅而去。

云东流咬牙,转身向侠义门外走去。

“呼!”

某处院落之中,无双轻吹杯中热茶,水气袅袅中,轻抿一口,淡淡道:

“好戏,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