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自然要装。”

   “顾浅,你死定了!”

   苏瑶眼底划过一抹狠意,然后突然拿起桌上的水果刀。

   果然,同样的招数,还真和前世一模一样。

   顾浅唇角微微勾起,佯装受到惊吓,后退了几步。

   “啊!”苏瑶惨叫一声,手里的刀子幌噹一声掉落在地。

   “瑶瑶!”

   听到苏瑶的惨叫声,周彦一脚将病房的门踹开。

   然后就看到苏瑶捂着手臂,满身是血倒在病床上。

   “瑶瑶……”

   周彦吓到了,不顾一切冲过去抱住苏瑶。

   “哥……救我……救我……我不想死。”

   萌嘟嘟咖啡和蜜糖的小白

   “哥,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喜欢你而已。”

   “为什么浅浅,咳咳……为什么她要三翻四次伤害我。”

   苏瑶惨白着脸,求助看着周彦。

   “瑶瑶,你别说话了。”

   “医生!医生!”

   周彦急了,冲着门口大喊。

   和前世一样,又在动不动就自残,然后陷害她。

   可真没出息。

   还好她早有准备。

   不过苏瑶没把刀子往脸上或者胸口刺,顾浅是真的有点失望。

   走近,站在床头,顾浅双手环胸冷笑。

   “别叫了,死不了,她可舍不得死。”

   “哥……”

   苏瑶佯装很害怕顾浅,整个人就那么往周彦怀里缩。

   病房的天花板上还在播放着苏瑶的片子。

   周彦黑成着脸,啪嗒一声关掉投影仪。

   抱着苏瑶,手用纱布紧捂着苏瑶手臂上的伤口。

   周彦冷声,“顾浅,你别太过分,我是喜欢你,可这不代表你可以无限伤害瑶瑶,你找周方远强了瑶瑶就算了,竟然还串通厉南爵强迫瑶瑶拍那种片子,现在,竟然还拿刀伤她,顾浅,我从没想过你竟然这么恶毒!你恶毒的让我心寒,让我害怕!”

   “我伤害她?我恶毒?”

   看一眼窝在周彦怀里装柔弱的苏瑶。

   顾浅冷笑,“对,我是伤害她,我是恶毒,那么,请你看清楚了,我是怎么伤害她的。又是怎么恶毒的!”

   将u盘插入原先放片子的极其,顾浅打开投影仪。

   “怎么,现在不装柔弱婊了?按照你的性子,不该我做什么,你都要拼命维护我吗?你的好哥哥不在,这就装不下去了?”

   “装,自然要装。”

   “顾浅,你死定了!”

   随着声音响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一帧帧投影在天花板上。

   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被吓到了,苏瑶一张脸越发苍白的厉害。

   周彦的眉头则是越拧越深。

   视频很短,但却清晰拍摄到了苏瑶自残的全过程。

   甚至,就连苏瑶眼底那抹算计都拍到了。

   习惯了苏瑶永远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周彦从没想过,一向满怀爱心,连吃个兔子肉都要掉眼泪,连个虫子都舍不得踩死的苏瑶。

   竟然会有勇气拿刀自残,就为了陷害顾浅。

   录像里苏瑶狠厉的让周彦觉得陌生。

   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敢伤害,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突然的,周彦有点看不透苏瑶了。

   “哥……你听我解释。”

   苏瑶慌了,也顾不上还在流血的手臂,初见直播app拉着周彦想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