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千层浪类似的app 许念念倒是不在意:“可以啊,让家里热闹热闹,不过不能带到店里去。”

“这样啊……”听到不能带狗狗去店里,许志强有些难过,却没多说什么。

他知道,他姐儿的店铺是做饭吃的,不能带狗狗进去。

许志强想起之前许念念回家时说要在家里待几天。

可她昨天刚去,今天就回来了,不由关心的问她怎么会突然提前回来。

家里的事情,许念念觉得自己的弟弟也有知情权。

于是就把家里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

主要也是想让许志强知道,杨翠花虽然偏心她,但是对许多余他们确实比对她自己好。

以前总不让他们吃饱,也是因为家里条件太差。

以前家里除了许念念能吃饱饭,杨翠花和许大伟基本上也都是吃不饱状态。

她这样说,可能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可许念念还是想试图改变一下杨翠花在这个弟弟心里的形象。

一家人和和美美最重要。

西瓜与女孩

杨翠花和许大伟的偏心对三个弟弟伤害很大。

许念念正在试图改变,而且她会对他们好。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想让三个弟弟知道,其实杨翠花没有讨厌他们。

那就是个典型刀子嘴豆腐心的主,以前说什么把孩子丢去喂狗,都是嘴头上恐吓。

现在许念念有能力赚钱,让家里条件变得好了。

杨翠花虽然没有让许多余两兄弟吃大米饭,玉米饭却让他们吃了个够饱。

两兄弟这不是还胖了一圈吗?

以前不让吃饱,其实就是家里粮食不够。

不过杨翠花确实偏心她,这点许念念没法辩解。

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弟弟不再对杨翠花有那么深的厌恶和抵触。

许志强听完之后,倒是没有许念念想象的那么不满。

“能吃饱就行了,以前还没玉米饭吃呢,吃米糠都还吃不饱。”许志强道。

许念念:“……”

白担心了。

实际上许念念不说,许志强也能猜到。

就他妈那性格,绝对不会那么大方把大米拿出来做。

对于她偏心许念念的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许志强也早就习惯了。

实际上他以前对杨翠花也谈不上恨,顶多是觉得委屈不甘。

他唯一恨的,是一直欺凌他们三兄弟的许念念。

可自从他姐受伤一次之后,变得和以前完不一样了,对他们三兄弟特别好。

所以许志强那丝不甘也早就随风飘去了。

有人说,生活的太苦的人,只需要一丝丝甜,就能甜到心坎上。

许志强三兄弟就是这样。

因为从小被欺负,表面上看起来倔强又敏感,他们自己都以为自己会恨许念念一辈子。

实际上他们更多的是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只有自己不被疼爱。

这丝不甘心,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对亲情的渴望。

所以哪怕以前原主那么欺负他们,许念念只要对他们稍微好一点,他们就特别依赖许念念。

也想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留给许念念。

对于现在杨翠花偏心许念念的行为,许志强非但没有不甘,反而还觉得该对她好。

“这几天我会帮志成和多余找好学校,可能最近就会让爸妈和多余他们搬过来。”

许念念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许志强,还询问他的意见:“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倒不是许念念做不了主,而是想让许志强知道,他也是家里的一份子,不论如何,他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利。

她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需要商量着做,而不是她一个人拍板盖戳,擅自决定。

许志强沉默了一会儿,小黑狗在他怀里“嗷嗷”大叫,挣扎着想跑到地上撒欢。

过了好一会儿,许志强才抬起头问许念念:“志成已经九岁了,到这边学校能上学前班吗?”

他知道县城这边的规定和要求肯定比村里还多。

听他一下子就问到问题的关键,许念念愣了一瞬,之后才回答他。

“我有去附近的小学咨询过,以志成的年纪,至少得上二年级,悦享小学不错,我打算想办法让他和多余转学到这里,多余上学前班,学习进度不存在能不能跟上的问题。”

“至于志成,我会教他学习,让他尽快赶上进度,县城里的教学质量确实比村里好很多,村里只有小学,上初中还得到镇上,以后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咱们家店铺开在县城,我们不可能一直让爸妈和多余志成一直待在乡下。”

许念念尽量给许志强分析现在的状况和以后会面临的情况。

许志强撸着狗毛,见许念念说的认真,而且她确实有为两个弟弟考虑,心里不免又是一阵感动。

“都听姐儿的,姐儿做主就行。”许志强认真的说道,明明只是感动,没想哭,却哽咽了。

少年紧绷着脸,稚嫩的五官已经慢慢长开了,多了丝男人的轮廓,看起来不再青涩。

这是许志强第一次离家这么长时间,也是他第一次和两个弟弟分开那么久,他其实还挺想念他们的。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敢说。

毕竟每天看着许念念忙碌,知道她有多辛苦多操劳,不想她为了这些事情烦恼。

“哭啥哭,傻了吧唧的。”

许念念看他眼眶有些红,好笑的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眼里有着心疼。

陈小柔正好从厨房里端了三碗粥出来,见许念念和许志强在说话,红着脸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许念念看到,拍了拍许志强肩膀:“行了,喝粥吧,靳御煮的。”

“我姐夫回来了?”许志强一听,也是震惊不已!

许念念“唔”了一声:“你们不知道吗?他没去过店里?”

许志强诚实的摇头。

直到晚上吃完饭,靳御也没有回来,趁晚上有时间,许念念拿出纸笔开始教许志强认字。

陈小柔也坐在一边。

许志强很认真,许念念教他的每个字,他都会在照着写出来。

每个字读十遍,打算记住字的形状和读音之后再慢慢多练习。

许念念发现许志强在写字的时候,陈小柔会特别贴心的给他把下面用来练习的白纸拉平。

不仅如此,许志强在桌上放了一杯水,每次他想喝水的时候,刚把手伸出去,陈小柔就已经乖巧的递到他手上了。

许念念饶有兴味的看着自家低头写字的弟弟。

许志强是整个家里唯一和她五官比较相像的人,许念念长得好看,许志强自然也差不多哪儿去。

许念念突然想起来陈小柔说自己上过初中的事。

突然问道:“小柔,我记得你上过初中对吧?”

陈小柔一愣,不明白许念念为什么突然有此一问,却还是老实的回答:“上过初二。”

“嗯。”许念念轻轻点头,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

“这样吧,以后我每天晚上布置志强的学习任务,你来教他怎么样,你不会的再问我,你愿意吗?你放心,我会支付你相应的酬劳。”

许志强听言,只是抬头看了陈小柔一眼,之后立马低下头继续写字。

陈小柔被突然而来的幸福砸晕了,紧张又急切的说道:“可,可以的,没问题,我会好好教志强的,不,不过,我不需要您支付酬劳。”

“为什么?这是你该拿的,我总不能白麻烦你。”许念念一边说一边看向许志强。

发现自家弟弟毫无反应。

得,又是一榆木疙瘩。

陈小柔笑的腼腆:“要不是因为念念你收留我,我哪里能有今天这般日子,要说酬劳,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呢。”

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二十多天,许念念虽不说了解陈小柔所有性格和心态,却还是能看出个大概。

知恩图报就不说了,这丫头特别不爱占人便宜,而且生活态度也特别乐观。

说实话,许念念还蛮喜欢她。

要是许志强跟她能成,她还是挺支持的,就是可惜现在的情况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题外话------

……三四五更在今天下午五点之前更新哈,书城的宝贝们,裤衩在pk,五星评论很重要,大家能不能多发些五星评论支持一下裤衩,另外,推荐票月票也跪求一波,么么哒,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