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遭到金刚琢重击,白复止不住嘭出口老血,七窍生烟,身不由己的往后倒飞,一下撞破虚空,不知道被打到了何处。

   “噗!”独角兕大王喷出一口黑血,竟是受了重伤。原来燃烧一身法力,可不仅法力消耗那么简单,他此时已是是经脉俱焚,六腑如灼的凄凉状态,没个百年修养,休想恢复盛状态。

   修为越高,受重伤后,想要复原,却是比凡人困难得多,毕竟他们的筋骨皮肉血髓脏腑,比凡人强大太多,要恢复,所要的时间和精力,自然远超凡人。

   当然,仙人毕竟不是凡人能比,百年才能恢复到伤势,用仙丹灵药、再加法力调养,是可以加快速度的。当然,法燃烧力,伤到经脉脏腑,即便有灵药辅助没有五六十年静心修养,也是不可能好完的。

   青牛作为三界第一boss加炼丹师的坐骑,自然不缺灵丹妙药,以意念召回金刚琢,托住摇摇欲坠的身体,盯着白复消失的地方看了许久,才朝附近一颗星球飞去。

   “这厮就算不死,也要百八十年才能恢复,等我修养好,看我怎么收拾你!”独角兕暗暗发狠。这次他败得这么惨,简直是奇耻大辱,却是不能就这么算了。

   独角兕燃烧身法力,自身伤成那样,同样燃烧了身法力又被至宝金刚琢狠狠砸了下的白复,自然是伤得更重。

   白复除了经脉俱焚、六腑如灼,肋骨断了三根外,还有些没完燃烧干净的法力在体内乱冲,搞得他一被打入虚空乱流中就昏了过去。

   “嘶……”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复悠悠醒来,只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不由发出一声痛呼。

   许是昏迷许久,初睁眼,白复只觉眼前白花花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闭目一会才恢复视觉。

   白复发现,天很蓝,云很白,树很低——这说明,他正仰面朝天躺在一棵树顶上。

   Umi的纯美时节街头小游

   凝神内视,原本强大无比的元神念力,如泥牛入海,半点也感应不到,自然也就无法内视,判断自己伤到什么程度了。

   体内真气混乱如麻,根本不能动用,白复苦笑一下,心道自己这下怕是和一个凡人没区别。

   “还好求瑕剑和帝衣挡了下那暴走的金刚琢,不然连凡人都没得做。燃烧法力,那青牛,怕是得了疯牛病!”白复心中一阵臭骂。

   万分无力,白复感叹总算理解青牛怎么会被人捡去犁地了,好在我还保持着人形!

   准备起身,疼不说,还有种久违的失重感,白复忍住痛,艰难扭头,立即发现,自己离地有百来米。

   百来米,对于一个大罗金仙而言,那简直微不足道,而现在,白复想了想,凭自己的肉身强度,摔下去,应该死不掉,但有可能痛晕过去。

   “还好求瑕剑还在!”白复笑笑,用了半天时间沟通剑灵,让其释放一股引力,将自己托起,平稳放到地上,靠树坐下。

   将手伸入袖中,取出风雷扇,展开,费了半天劲打开空间屏障,取出一瓶温养肉身的丹药。

   “嘘嘘……”拿瓶药就将白复累的够呛,法宝太强,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死。

   从瓶中倒出一粒碧绿丹丸,丢入口中,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清凉气,瞬间游走身,疼痛大为缓解,力量也恢复了一些。

   尝试引导体内真气,可以经脉被丹火灼烧得厉害,断裂不下百处不说,真气运行还如刀刮般痛,白复不得不放弃。

   “看来得找个安的地方,用药调养一段时间才行。”白复想着,铸剑站起,观察四周。

   林深树密,古木遮天,一眼是看不到合适修养的地方,白复将收回鞘中,也没固定目标,就迈步往前走。

   嗯,草莓ios下载安装视频气运刚暴涨一成,正是鸿运当头之际,不过走了两三里,白复就走出了树林,瞧见一片建筑群。

   那建筑在树木间展露斗角拱檐,不是道观,就是寺院。白复暗道:“我虽说修为尽丧,但境界还在,也早已洗去妖气,便是太乙金仙当面,也瞧不出我是妖怪。不若过去借宿,有床有被的屋子里,总比漏风的山洞强。”

   白复想着,就朝那寺庙走去,越是接近,他心中越是惊疑,这都打中午了,连点炊烟也没有,莫非里面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一点人气也无,怕是荒废了许久!”白复抽抽鼻子,半点人类活动的气象也没有,不由如是想到。

   白复已看到了那建筑貌,是片占地十来亩,殿塔庄里的佛寺,不由摇头:“这么大规模,说荒废就荒废,真是浪费老百姓进贡给佛祖的香油钱!”

   浪费老百姓省吃俭用的香油钱,白复也就感叹一句,见寺庙屋舍大都保存完整,是个修养的好地方,也就不管了,继续前进。

   寺中蓬蒿没人,看来已荒废许久,白复看看东西僧舍,也就窗纸破烂,似乎可以即时入住?

   再四出看看,见大雄宝殿东隅种着几丛修竹,阶下有巨池,野藕已花。意甚乐其幽杳,便决定在此修养。

   “如此好的地方……”白复叹气,心想这里应该是因为位置太偏,和尚们捞不到油水才放弃的吧!

   “咯咯……”白复摇摇头,踏入寺中,刚走两步,便惊动蓬蒿间的一对野鸡夫妻。至于如何知道是夫妻,看公鸡骑在母鸡身上,便知道它们在做繁衍后代的大事,不是夫妻是什么?

   野鸡夫妻惊飞而去,白复挨个僧舍看了一遍,就选了个最整洁的禅房,打扫一番后,就住了下来。

   从风雷天中取出一瓶断续膏,脱光光擦遍身后,白复便在竹榻上躺下,闭目养神。

   “第一要修复好经脉,让法力能在经脉间流通,被发飞剑,传令可卿几个过来接我回去调养。”

   “嗯,不妥,我身受重伤,不知道有多少人蠢蠢欲动,我还是学那独角兕,养好伤再回去。我不露面,人就有忌惮,不敢动我洞府,我要是露面了,怕是立马就有妖魔杀到我洞府去。”

   白复想了想,决定等养好伤在回洞府,反正风雷天中资源充足,在那都一样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