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军人,特别是作战于特种部队下的野战特种兵,陆文晔自然是执行过不少的艰难任务,更是有着极强的忍耐力。

毕竟当年特种兵选拔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坚持和毅力,还有最强大的忍耐力。

只是此刻,哪怕是他都有些抵挡不住体内的药性挥发了,身体内一股股灼热的热源在源源不断的爆炸开来,就差将他给吞噬了。

要不是此刻情况不对,还要靠着这最后的一丝意识强撑着离开这里,恐怕陆文晔早就抵挡不住了。

看了一眼花园外侧高高的围墙,陆文晔压低身子,尽量不发出声响,犹如一只矫健的狼一般迅猛而又快速,几个避让,几个翻滚,就已经到了墙角底下。

墙角隐没在黑暗中,陆文晔被体内的热源涨的通红的脸紧紧的绷着,而后抬头扫了一眼四周正在花园内搜查的佣人,又看了一眼不算很高的围墙,一个轻松的助跑,脚尖一蹬就顺利的跃上了围墙。

陆文晔一跳下墙后,整个人便犹如虚脱了一般瞬间倒在了地上,靠着墙体站着,心中一阵阵的火烧火燎,几乎是绷不住了。

“喂,老大,我被人下了药,快来接我,顺便叫上云城一声!”

大晚上的陆文晔只能给容墨打电话,亏得此刻的容墨还在千影卫的基地忙碌着,一听到陆文晔居然被人下药了,不由冷冷的勾唇轻鄙一声。

“被人下了药还有脸说,要是长得好看的就收了吧,三十好几的男人了也该开开荤了!”

“我靠,老大,不带这么玩的,我可是有家室的男人,要对女人负责,我的第一次可是要留给我媳妇儿的,快来接我吧!”

陆文晔那是一个心地哀怨加委屈,鬼知道这江海燕的狗胆子居然这么大,公然在身上给他下药。

红衣清纯古装美女

一想到刚才的一幕,陆文晔真是胆颤心惊的可以。

要不是自己克制力忍耐力够强,换做是那些一般的男人在体内药性的挥发之下指不定还真是会对江海燕做出些什么,就算是不作出什么被那么多人看到他和江海燕拉拉扯扯不清不楚,指不定他的名声也臭了。

正如江廖所说,到时候他就算是不想娶江海燕这个女人也只能娶。

一想到此,陆文晔心底的怒火和眸底阴狠的冷意便汹涌的迸射而出,宛若一把凌厉的刀刃,带着一股狠意。

挂了电话,陆文晔只能拼命的熬着,等着容墨来接他。

围墙并不高,四周也是一片的安静,陆文晔能够清楚的听到围墙内传来的声音。

“老爷,小姐,小姐在这里!”

几个下人在花园的一处鲜花丛中找到了江海燕的身子,却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早就已经昏迷了过去。

江廖一看到江海燕顿时就心疼的跑了上去,嘴里一口一个宝贝女儿,心疼的不成样子,可心底却是暗暗嘀咕着,很是不满。

该死的陆文晔找了这么久居然也没有找到,莫非是被他给跑了?

可海燕还在这里,还衣衫不整的模样,那陆文晔极有可能已经中了药,中了药的情况下还跑了,这个陆文晔还真是不敢小看。

其他一些客人也围了上来,对着江海燕嘘寒问暖,江海燕衣衫不整的模样自然是不能让这些客人,特别是还有一些男士看到。

陆文晔没有当场被抓到,此刻被众人看到海燕如此衣衫不整的模样,对以后海燕的名声自然不好,毕竟没有抓个现行,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证据赖在陆文晔身上,只是江廖好不容易策划了这一出,如何甘心如此。

可眼下也只能寄希望于海燕身上了,就算是没有证据,只要海燕醒过来说是陆文晔干的,陆文晔便逃不了干系,虽然这样来说海燕的名声也会有损,不过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急忙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裹住江海燕的身子,心疼的喊道。

“海燕啊,海燕别吓爸爸,快醒醒,海燕,快醒醒!”

江廖不停的唤着江海燕,身后的其他客人也跟着一起含着,众人看到眼下的情况自然也有些的疑惑不解,好好的宴会主人这会儿在后花园昏迷不醒,这怎么看都让人想入非非。

唤了一会儿,江海燕才幽幽醒过来,被陆文晔劈了的后颈还有一些的痛,蹙了蹙眉,看了一眼面前着急担心的看着自己又不停对自己使眼色的父亲,又扫了一眼人群,江海燕故意不解的迷迷糊糊道。

“爸爸,晔哥哥呢,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和客人们也过来了,我记得我和晔哥哥在这里的,后来,后来他就……爸爸,晔哥哥呢?”

江海燕不得不说年纪不大,心思深沉的却是令人恐怖,那一番不经意的羞涩模样却刹那间就让人想入非非了。福利软件合集

客人当中也有不少人是认识陆文晔的,再细细的品味江海燕的话,众人还有什么是想不到的,脑洞大开的客人们自然就想到了之前在这黑漆漆的后花园内发生过什么事情。

更何况江廖一过来看到江海燕就二话不说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江海燕穿上,众人就算是傻也一眼就看明白了。

只是众人心中疑惑的是,这陆家的二少爷莫非品行败坏到了如此地步不成,这样子难道说是对江家的这位小姐用强的了?

要不然看把这位江家小姐给委屈的!

“陆家的小子还真是有种,我念着和他也算是青梅竹马长大的邀请他过来,可他居然对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还包庇着他做什么,我一定要去找陆家的老爷子问问,讨个说法!”

江廖故意装出一脸愤怒误解了的模样,冷冷的道。

听父亲这么一说,江海燕当即着急了,急忙慌乱装样子解释道:“爸爸,晔哥哥不是这样的人,我们两都是心甘情愿的,可是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昏过去了,会不会晔哥哥有危险啊!”

江海燕故意这般说,为的就是让人知道她和陆文晔确实是情投意合的,而她自然也不会说自己之所以昏过去是被陆文晔劈晕的。

陆文晔的名声也不能坏了,要不然连着陆家的名声也会坏掉,就算是她最后成功的嫁给了陆文晔,嫁到了陆家,陆家的老爷子也不会喜欢她,所以江海燕不笨,也不傻。

将自己昏倒的事情推给别人,再将陆文晔的失踪也一并推了出去,这样别人便不会觉得有什么呢。

至少两个青梅竹马长大的人在后花园谈谈心做些事情也属于正常。

“刚才是爸爸着急了,放心吧,文晔那小子本事大着呢,不会有危险的,我现在就派人去找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