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一号,一楼停车场。

   顾之刚拉开车门,盛誉便和穆亦君从大门走了出来。

   顾之微怔,赶紧闪身坐入车里,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穆亦君疑惑,是顾之?他这是明显躲避自己?

   因为刚才明明有视线交汇的,是顾之没错,那眼神跟医院里戴着大口罩的医生很像,穆亦君再次确定那天的医生就是顾之。

   盛誉没有说什么,权当没看见。

   过了一会儿,盛誉停下脚步,他双手插兜,若有所思地开了口,“亦君,你得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让沈君浩死。”

   迎着他目光,穆亦君点头,“盛哥,既然嫂子回来了,我衷心地祝你们幸福。”

   “嗯。”他闭眼点头,也深感这幸福来之不易,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波折,“沈君浩出车祸的事情瞒着,这样对谁都好。”

   “”穆亦君有些难过,“好。”但他不会透露给媒体的,即使天下的人都知道,也不可能给君浩任何帮助。

   兄弟俩告别,然后各自开车回家。

   兰博基尼跟在顾之的黑色豪车后,透过后视镜顾之看到了盛总的车,他没有减速,匀速开往领御。

   俏皮玲珑的娇气妹子

   大约十分钟后。

   领御的停车场,顾之刚下车,兰博基尼便开了过来。

   顾之将医药箱从车里拿出来,盛誉迈腿下车,他朝他走去。

   倚在顾之的车身,盛誉问他,“我爸情况怎么样?他是一个军人,身体向来很好”他心中有疑惑。

   “你真的不知道吗?”抬眸看他一眼,顾之拎着箱子,将车门关上。

   迎着他目光,盛誉微怔,“我应该知道什么?”

   “”顾之从他的神色里可以看出、盛哥对这方面并不了解,一个人要怎么地失血过度,才会是那副样子。

   “你倒是说啊!”盛誉催。

   顾之想了想,他忽悠地说,“不碍事,受了点风寒而已,我已经给他吃了特效药,很快就能痊愈,也可能是水土不服引起的,反正多方面因素,而且都是些小问题。”

   “不严重就好。”盛誉放了心,他转身朝客厅走去。

   见他没有起疑,顾之也就松了一口气。

   望着那背影,他微微失神,只是这件事情在未来的某一天一旦暴露,他顾之是不是也有隐瞒嫌疑?

   哎,不管了,先过一天算一天吧,自己又不是主角,如果真的东窗事发,炸开锅的是盛家。

   盛誉刚进客厅,他迅速朝楼上走去,手机突然响起,他边走边看来显,是金峪华府的座机。

   二楼,他朝着敞开门的大厅走去,并滑过了接听键。

   “奶奶,嗯,好,没问题,不用准备得太丰盛了,嗯,行,好的,拜拜。”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坐在阳台躺椅里沐浴阳光的时颖听到了盛誉的声音。

   她微微转眸,虽然眼前一片漆黑,可她感觉到他走近了。

   她伸出手,盛誉握住她的手,他在她面前的椅子里坐下来,身子前倾,深情地凝视着她,“一个人在这儿啊?”又替她捊了捊脸庞的头发。

   “嗯,小芳下去帮我端点心去了。”她唇角上扬,声音轻柔好听。

   “那是不是很无聊啊?”

   “没有啊。”时颖眨眨眼,微笑着问她,“刚才奶奶打电话来了吗?”

   “是的,奶奶让我们回去吃晚餐。”盛誉心情很不错,“你愿意去吗?”

   “嗯。”她抿唇点头。

   然后盛誉牵着她起来,刚转身,菲佣小芳端着点心便来了,“盛先生,您回来啦?时小姐。”

   “嗯。”盛誉从她手里接过盘子,“小颖,先吃些点心,我们再去换衣服,然后带你去给奶奶挑礼物。”

   “好啊。”

   盛誉长指拿起一小块点心送入她嘴中,然后搂着她的肩膀带她下楼。

   楼下客厅,布置简约华美,偏白色的欧氏风格,很明亮。

   盛誉扶着心爱的她坐在沙发椅里,喂她吃点心。

   “味道怎么样?”

   “还可以。”时颖轻声问他,“你自己有吃吗?”

   “嗯。”盛誉拿出手机拨打电话,订了一支高尔夫球杆。

   “送给奶奶?”时颖诧异。

   “当然不是,奶奶80岁了,不适宜打球。”盛誉心情不错地说,“送给我爸,他还没走。”

   “噢,部队有时间打球吗?”

   “不知道他,但他酷爱高尔夫,还参加过国际比赛拿了冠军呢!”

   “这么厉害啊,那算是高手了。”

   “对,高手。”

   吃完点心,菲佣端来一盆水,盛誉拧了个毛巾替她洗脸。

   “我自己来吧。”

   “别动,让我帮你洗。”

   洗完脸,盛誉又带她去换了衣裳,亲自替她梳好头发。

   “其实这些我自己会弄。”她觉得挺别扭的,因为菲佣小芳就在身边看着呢。

   盛誉声音温和地说,“我就想帮你啊,我想照顾你。”说完,他将梳子递回菲佣手里,牵着她走出了客厅。

   兰博基尼开出领御,一路开往嘉城最有名的高奢品街杜冰瑶回嘉城以后打电话给盛誉了,她把自己在美国找到项宽怀时与他的对话录音播放给他听,盛誉还算满意,茄子视频在线草莓丝瓜观看只是项宽怀这人太狡猾,而这个世界上和项宽怀有同样想法的人也是数不胜数,所以失去过

   小颖一次之后,盛誉学会了低调。

   车子停下,时颖对他说,“到了吗?我在车里等你吧?”她眼睛看不见,只会耽误他时间的。

   盛誉握住她的小手,目光望向车窗外拿着两个袋子迅速朝这边走来的男人,“颖儿,我们都不用下车,礼物有人送来了。”

   很快,时颖就听到车窗外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盛总好,盛太太好。”

   她微笑,“你好。”

   车窗外的男子特别高兴,盛太太好有礼貌呢!他瞬间感觉自己受到了重视。

   男子打开车门,将两个精致的大袋子放到车后座,然后又关上车门。

   “谢谢。”盛誉朝他挥手。

   “不客气,盛总。”男子微笑着挥手,然后转身离开。

   兰博基尼重新发动,径直开往金峪华府。

   原本以为爸爸回来了,不曾想没人!军用越野车也不在。怎么?还在皇家一号?“小誉,小颖!”满头银丝精神抖擞的老夫人拄着拐杖迎出来,“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礼物啊?都是自己人!”